bl h把腿張開我要檢查 DJ_不要不要頂了好漲(文)

07.用嘴餵藥 這肯定是錯覺吧,肯定是的。
剛剛一定是心跳速率不準,湊巧……湊巧漏了一拍而已!
「妳把照片傳給我?!鼓饺蓁χf。
一愣,沈蓉嫣一副為什么要傳給你的樣子:「為什么,你不是嫌丑嗎?」
「我哪有嫌丑,我只是叫妳刪掉而已,快傳給我,別磨蹭?!?/br> 好像是這樣耶……他剛剛確實沒提到丑這個字,只叫她刪除而已。
沈蓉嫣將照片傳給他后,兩人便又回到車上去了。
「琛叔叔,謝謝你,晚餐很好吃,我第一次吃到這么好吃的東西?!股蛉劓滩灰詾橐獾恼f著,這頓餐她吃得很開心。
「好吃就好?!?/br> 慕容琛發動車子,淡淡的說道,湛黑的眸子里透露著無限的喜悅,但被他深深的隱藏了起來,總感覺喜悅是會傳染的,此刻他心情也很好。
「琛叔,我未來一定會報答你的,你對我這么好,小女銘記在心,感激不盡?!?/br> 「那這丫頭別學壞就是報答我了?!顾皖^一笑
他很想這么說,可是又怕嚇到這丫頭,好不容易兩人可以培養感情,這要一步一步慢慢來才行,反正日久生情,他就不信這丫頭對他都沒感覺。
沈蓉嫣聽見他的話后嘿嘿一笑,這還不簡單,她怎么可能會學壞啊。
……
到了慕城最大的書店后,沈蓉嫣迫不及待的下車,跑進書店里。
她一直都很想來這間店啊,但是一直都沒機會,而且這里的價格也比其他普通的書店還要貴上好幾倍呢。
今天她終于見識到了。
拿了一個籃子后興奮的晃著,首先她先到了賣原子筆的地方,拿了主要會用到的顏色水性筆,又拿了鉛筆和橡皮擦,還有螢光筆。
慕容琛在一旁看著她,沉靜的目光在她的臉上轉著,隨后又督了一眼籃子里面的東西,拿了一枝筆起來看,皺了一下眉頭,她怎么盡選便宜的筆??
是怕他付不起嗎?哼,他最不稀罕的就是錢了。
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慕容琛把籃子里面的筆都拿了出來,幫她換成最貴的筆,還順便丟了一只鋼筆進去呢。
逛完了筆的部分后,沈蓉嫣走到了賣參考書的地方去,她要先買一些能夠墊基礎的書才行。
國語數學英語社會都要……隨手拿起一本國語看,頓時臉都黑了。
靠,這寫的啥是啥,連一個都看不懂,這還是人學的嗎?
不愧是慕城最大最好的書店,連書也是最好的!這下她又見識到了。
「拿了就買吧,我可不希望妳上了名質后是去墊底的?!鼓腥说亻_腔,依舊是如此平穩的語氣。
沈蓉嫣偷偷鄙視了他一眼,她原本就不是上名質的料?。?!
見她還不動手,慕容琛親自將參考書一本一本放在籃子里面,連不是她有興趣學的書也都放了下去。
沈蓉嫣看了都傻眼了,這什么跟什么???
一大堆書放在她拿著的籃子里面,她的手要就支撐不住了,就在她快把籃子放下去的時候,慕容琛一手就將籃子給接了過來。
低沉的目光注視著她的小臉,另一只手就牽上她的小手,直直的往前走。
沈蓉嫣睜大眼睛的看著他,他……他居然牽自己的手……
琛叔叔的手很大很溫暖,那節骨分明修長的手指握著她的手……
她看著他牽著她的偉岸背影,突然覺得他是她生命里的貴人……不但救了她,還對她這么好。
……
兩人回到家后,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
沈蓉嫣拿著一堆書回房,心里面卻很高興呢,她把袋子里面的筆類都倒出來,正要裝進去鉛筆盒里面的時候,她卻愣住了。
這不是她選的筆啊……她選的應該是最便宜的水性筆才對,那這些筆又是……
該不會是琛叔叔幫她換的吧……
筆又不可能會自己跑來……
嘆了口氣,她決定還是別糾結這個了,因為從她進來慕容家的那一刻開始,這里就沒有所謂的便宜貨。
洗好澡后,她決定拿起一本書開始研究著,內容只能自己解讀,就算不懂意思,但看旁邊的注解就清楚多了。
「嫣兒,這么認真在看書啊?!鼓饺蓁¢_門進來,看見她低頭努力在研究著。
沈蓉嫣點點頭,想著他到底什么時候進來的,難道都不能敲門嗎?
男人勾起性感的薄脣,俯身朝著她的耳邊說道:「如果妳不會的問題,可以問我?!?/br> 伴隨著他這低沉又靠近自己的話語,著實讓她的腦袋里發出嗡的一聲巨響!
接著,沈蓉嫣臉紅到一個往旁邊挪,一個重心不穩,從椅子摔了下來,看的男人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天啦嚕,太丟臉了,實在太丟臉了!
沈蓉嫣臉紅得像一顆小蘋果似的,正要爬起來的時候,肚子下面卻傳來一陣陣的痛楚。
「怎么,還不起來?」慕容琛不以為意,看著地上的女人說著。
頓時她的臉變得蒼白,那種痛就像是身體里面的組織在打架一樣,痛到快要哭出來了。
但是她知道這種痛是什么痛,無庸置疑,她的大姨媽來了!
看著地上的丫頭不但不起來,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起來,慕容琛有些著急地蹲下去問:「嫣兒,妳怎么了?」
「我……」
「妳流血了!」
男人將她打橫抱起,發現她的下方有著血絲,他怎么都不知道這丫頭這么脆弱,一摔就流血了?!
「我帶妳去看醫生?!?/br> 那道低沉的嗓音帶著緊張、驚慌、害怕,陣陣清晰傳入她的耳里。
沈蓉嫣臉上猙獰地抽緊,雙手緊緊捂著肚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低低地發出吃痛的低吟……
當醫生急忙地來到慕容家的時候,經過他的一番檢查后,醫生開口:「沈小姐是月事來了,但是我發現她體質蠻虛弱的,幾乎每一個月都會痛成這樣?!?/br> 月事?
每個月都會痛成這樣?
慕容琛擰緊眉頭:「那怎么辦,有什么辦法可以讓她別那么痛?」

「這需要從體內調整的,我待會讓人開幾帖中藥材,只要按照時間喝,之后就會緩緩地減少疼痛了,不過還有最根本的方法?!?/br> 「什么?」
「等她結婚,和她的另一半同房后,這種癥狀就不太會發生了?!贯t生解釋著。
結婚,同房?
她現在才十五歲而已,是要同房個屁???
「馬上去開藥材,讓傭人去熬藥?!鼓饺蓁∶钪?,又看了一眼痛到沒辦法動的沈蓉嫣,頓時心理面開始疼起來了。
「好的,琛二爺?!?/br> 等到醫生退下后,慕容琛煩躁地拿出手機打給許官:「去幫我買衛生棉?!?/br> 「什么?」
「衛生棉?!?/br> 另一頭的許官還在訝異著為什么要買那種東西時,電話那頭早就被掛掉了。
不過慕容家沒有女生,有也是沈蓉嫣而已,但是他哪知道要買哪一種的啊,他又不認識衛生棉長怎樣。
嘆了一口氣后,許官就馬上去超商了。
當藥熬煮好后,已經是一小時候了,傭人端著一碗中藥上樓到沈蓉嫣的房里。
「先生,中藥在這兒?!?/br> 「我知道了,出去吧?!鼓饺蓁〗舆^那碗中藥,一直看著床上痛到睡著的女孩。
他輕輕吹著那碗很燙的中藥,想要把它變得比較不燙一些。
「嫣……」
慕容琛本想要叫醒她,但又不忍心將她吵醒,于是自己含了一口中藥,親自用嘴餵她。
他輕輕的吻住她的唇瓣,小心翼翼的將自己里面的中藥一點點的傳入她的口中,沈蓉嫣覺得嘴里怎么有股很苦的中藥味,但是又不想醒來,以為是在作夢,便有一點點的吞下去。
餵完了最后一口后,就像是上癮一樣,慕容琛捨不得離開她的唇,更深一步的用舌尖去觸碰她,而沈蓉嫣作夢夢見自己在吸東西,便也開始回應著他。
但是不對啊……怎么有這么真實的夢呢……
沈蓉嫣緩緩的睜開眼睛,卻看見一個放大的臉正在低頭吻著自己,那個人沒有別人,是慕容琛。
睜大了不可置信的雙眼,下意識又快速地閉上眼睛,心里像是有火在燒一樣,不解的問題也一直竄出來。
琛叔叔為什么要吻自己???
為什么?
這一定是夢……對,她還在作夢……
就當她這么安慰自己的同時,慕容琛終于停了下來,深情地看著她的臉蛋,差一點就擦槍走火了……
不得不承認,這個丫頭身上的吸引力很大……
看了沈蓉嫣最后一眼后,慕容琛才緩緩的離開房間,留下裝睡的沈蓉嫣。
她躺在床上,聽見關門的聲音后,才又睜開了眼睛,臉紅得像番茄一樣……
她的初吻……被琛叔叔奪走了。

08.琛二爺是不是對人家干了什么 腦子里一片空白,想起剛剛的畫面,那個瞬間,臉紅的跟蘋果一樣。
她伸出手,緩緩地摸上自己的唇瓣……這是剛剛琛叔叔吻過她的地方……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做……
還是說,這是場夢……?
不過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
雖然很想說服自己一切都是夢,可是剛剛的觸感卻是很真實的,有點柔軟,又溫暖濕潤……
天啦,耳根子都跟著發燙,真的不知道該怎么面對琛叔叔了!
沈蓉嫣決定繼續閉上眼睛腦袋放空睡覺,可是她要怎么腦袋放空,腦海裏面一直想著剛剛的畫面ˋ??!
…………
一早,沈蓉嫣是自然醒的。
不,應該說整晚都沒什么睡,對于一個十五歲的少女來說,這種事情是青澀的,她根本什么都不懂,更何況是親吻這種事。
為什么要吻她?
難道他喜歡她嗎?
可是他們年紀差距了十歲有……不可能的吧。
煩躁的揉了揉頭髮,沈蓉嫣洗漱換衣后就下了樓。
慕容琛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報紙,就好像真的有父親的架勢一樣。
「嫣兒,肚子還疼不?」
「不……不太疼了?!股蛉劓陶驹谝慌?,摸摸自己的腹部下方。
慕容琛睨了一眼她,淡淡的開腔:「站那么遠做什么,過來?!?/br> 這么平穩的口氣,彷彿昨天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難道只有她這么糾結昨天的事情嗎?
沈蓉嫣遠遠站在那兒,一雙眼布滿驚慌和尷尬在那轉著。
她緩緩地走向他,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
「把這碗藥給喝了,妳就不大會疼了?!?/br> 沈蓉嫣看著眼前的那碗中藥,聽話的拿起來喝下去,不過奇怪的是……這碗中藥味道怎么像昨晚她做夢……
天啊……
該不會昨晚……是琛叔叔親自餵她藥的吧……
她還想說為什么要吻她呢……這樣謎題不就解決了嗎。
「怎么回事,睡覺睡到頂出兩個黑眼圈?」
充滿磁性的聲音帶著嘲笑在她耳畔一陣陣迴蕩,沈蓉嫣愣了一下,她怎么可能會說因為她想不透為什么他要吻她而睡不著呢。
這樣琛叔叔會看不起她的。
「我……昨天睡不太著……」
慕容琛點點頭,看了她聽話的把那碗中藥給喝完,他很滿意,放下報紙,淡淡說道:「過來?!?/br> 沈蓉嫣緩緩地走過去,站在他面前,她彷彿就是任人宰割的小羊一樣,乖乖地看著他。
下一秒的舉動,卻是讓沈蓉嫣睜大了眼睛,他居然伸出手揉著自己的腹部。
「還疼嗎?」
他的聲音里布滿著關心和溫柔,這聲音直直地鉆入她的心底,鉆得她心亂如麻,沈蓉嫣站在那兒,臉又不禁開始紅了起來。
「我……我……」
沈蓉嫣羞的說不出話來,只好轉過身,落荒而逃。
才剛走進來的慕容熙撞見這個小丫頭用跑的上樓,便問道:「她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跑了?!鼓饺蓁∫荒樅跇?,沒好氣的說著,他就是關心她而已,有這么嚇人嗎?
「琛二爺是不是對人家干什么?」
慕容熙挑著眉,一屁股就坐在沙發上,拿起桌上剛剛慕容琛喝到一半的咖啡起來喝。
「我什么都沒干?!鼓饺蓁±浜?。
「阿琛啊,你可不要對國家幼苗下手?!惯@句話,是在提醒他。
「我看起來像是戀童癖嗎?饑渴到未成年都要?」
「那可不一定呢,知人知面不知心,當初姊姊我可是介紹了好多的大家閨秀給你呢,結果呢?你連看都不看一眼,還叫人家通通滾蛋,每個都跑來找我哭訴呢,我還以為是你性向有問題,不過上次看見這個女孩,我就知道你性向正常了?!鼓饺菸醢c了攤手,表示無奈。
當初可是怕慕容琛找不到好的對象,她可是很盡責的介紹很多名媛千金小姐給他認識一下呢,說不定十個里面就有一個他看得上眼的。
誰會料到他居然通通都把人給轟了出來,真的是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呢。
慕容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妳介紹給我的確定都正常嗎?不是濃妝艷抹就是穿的很像去賣茶一樣,妳覺得我會喜歡?」
「原來你喜歡清純的啊?!?/br> 雙眼一瞇,他脣角勾起嘲諷地說:「慕容熙,妳有時間關心我的事情,還不如去相親找個好對象嫁了,都快過三十了妳還不嫁,我看到時候誰敢要妳!」
聞言,慕容熙不禁惱火起來了,不悅皺眉:「你這人怎么就不懂得禮貌叫我姊姊啊,哼,我這是不想嫁,不然以我這美貌誰會不想娶我?」
「妳現在都成剩女了,人家肯挑妳就不錯了,老處女!」
老處女?
太傷人的心了!
她兇狠的瞪向他,怒吼:「你才老處男老光棍臭魯蛇!」
慕容?。骸浮?/br> 整理下自己的情緒后,慕容熙才摸了一把鼻子,從包里面拿出幾張紙出來丟在桌上。
「我今天不是來找你斗嘴的,這bl h把腿張開我要檢查 DJ_不要不要頂了好漲(文)是入學通知單的重要事項,再過一個禮拜就開學了,還有這個是容嫣的班級名單,因為她的身分比較特殊,所以我也和學校的校長老師打過招呼了,他們都會好好照顧容嫣的?!?/br> 慕容琛點點頭:「嗯?!?/br> 這下慕容熙又不爽了,劈頭就罵:「這你的事情為什么都要丟給我處理?到底是我養她還是你養她啊,你能不能有點監護人的樣子??!」
「我交給妳是因為我怕妳太無聊,還有名質學校的校長不是對妳很有意思嗎?妳去比我去還有說服力?!?/br> 「哈?校長?你知道那校長幾歲了嗎?今年都快五十了,要不是我姓慕容,我肯定被他逼著去做小三,真夠噁心的!」慕容熙只要一想起來那校長的長相和眼神,她就恨不得拿剪刀把他的雙眼挖出來。
慕容琛聳聳肩,淡淡地看著她。
「算了我不和你這種沒血沒淚又單身二十六年的老處男講話了,我去找容嫣去了?!?/br> 走上樓之前,慕容熙還不忘對他比了中指,還巴一下他的頭才爽快的上樓去。
「容嫣,我進來啰?!鼓饺菸跚们瞄T。
「好?!?/br> 進去后,她看見沈蓉嫣正在認真地看著書,便上前說道:「怎么這么認真,別看了?!?/br>
「熙姊姊,不行的,要上學了我得趕上進度才行?!?/br> 嘟了嘟嘴,慕容熙抽去她桌上的書和筆,笑盈盈道:「手機借我?!?/br> 沈蓉嫣無奈的將手機交給她。
過不一會兒后,慕容熙就將手機給還她了。
「這是我的號碼,有事情沒事情都可以打給我,對了,我剛替妳下載部落格和微信,我還替妳創個號了,里面好友有我?!?/br> 沈蓉嫣乾笑著接過手機,難道這姊弟倆個性都是一個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pjzhd.live/9657.html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pjzhd.live/965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二分彩的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