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著寶貝的腰進入視頻_sp懲罰秀服侍跪撅

33 就算是那樣子在心底吶喊過,事情也一樣什么都沒解決。
關于我對方宇爵的心意這件事情,最后我還是決定先放下不管,而首要解決的也不是禹安的事情,而是李郁翔。
此刻站在社辦門前,手里握著手機,我忍不住又在心里把蕭子凡、林彥澄和許毅晟罵了個遍。
不來也不早說,我人都站在社辦外面了才說不方便到,只有我跟李郁翔兩個人是能練什么?重點是我和李郁翔還在尷尬中,這到底要我怎么辦?
我像上一次一樣站在門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然后門突然開了,李郁翔也像上一次一樣一臉淡漠地站在門口望著我,不過這次他什么也沒說,一把拉住我的手將我拉了進去,關上門的同時還鎖上了門。
見他突然如此,我有些訝異,只能呆愣愣地看著他。
「妳還是不肯跟我說話是不是?」李郁翔今天顯然心情很差,原本毫無情緒的語氣這時突然強硬了起來。
「什——」
我一句話都還來扶著寶貝的腰進入視頻_sp懲罰秀服侍跪撅不及說完整,李郁翔忽然將我壓在門上,頭一低,居然就這么親了我。
我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眼前的少年閉著的雙眼睫毛微顫,臉頰微微泛紅,他的氣息呼在我臉上,弄得我也雙頰發熱。
用盡力氣,我用沒被抓住的手推開李郁翔,李郁翔被我推得往后退了幾步,淡漠的雙眼對上了我的眼,臉上一點情緒也沒有。
恐懼立時涌上心頭。
李郁翔從來沒有對我這樣過,雖然他總是面無表情,可是他看著我時,或多或少都還會有一絲情緒,他也從來不曾對我做過什么親密舉動,就連蕭子凡他們平時會對我做的勾肩搭背這類的舉動,他都不曾做過。
可是今天,他不只吻了我,還一臉淡漠地望著我,好像這一切都沒有什么。
我握緊拳頭,強迫自己壓下心中的憤怒和恐懼。
「為什么?」話才出口,我便清楚聽見自己聲音中的顫抖。
他嘴角微揚,扯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妳生氣了?」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凝視著他,而他也沒有再接著開口,同樣回望著我。
好半晌,他像是終于敗下陣來,歛去笑容,垂下眼眸,他悶聲說道:「是啊,妳生氣了,妳當然會生氣?!?/br> 他緩緩蹲下身子,低垂下頭,就好像一只受了傷正自我保護著的野獸。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那天以后,我就一直沒有辦法靜下心來,這一個多月來我都沒有睡好,閉上眼就想起妳悲傷的表情,我一直想跟妳說話卻沒有機會,這幾次來練團妳始終不肯正眼看我,剛剛看妳又是那猶豫的樣子,我一生氣就……算了,說再多也只是藉口?!拱脨赖刈チ俗ヮ^髮,李郁翔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那天妳走之后,我想了很多,我知道妳不想要有人知道那件事情,可是我沒想過妳會這么排斥。也是我自己太自以為是,我們以前明明也沒多要好,我竟然還自以為憑著我們高一這一年的交情,我就可以在妳心里佔有一席之地,以為妳會愿意依靠我,結果事情不如意后,還說出那么多傷人的話,妳生我的氣也是正常的,就算妳討厭我我也認了?!?/br> 聽出李郁翔話語中自嘲的意味,我沒有立刻開口,只是望著他。
他看起來是那么的痛苦。
用手背輕輕抹過嘴唇,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剛才心底因為突然被親吻而涌起的憤怒在此刻瞬間消散。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堅持住憤怒,畢竟我剛剛才被強吻,我只知道看著他這么難受,而他的難受又是因我而起,那些他所說的話和做的事好像都可以被原諒了。
難怪禹安總說我心軟,可是對著受傷的人,我怎么樣也心硬不了。
我緩步走上前,在李郁翔身前蹲下,「李郁翔,我不會討厭你?!?/br> 李郁翔訝異地抬起頭來,眼眶微紅,眼底閃過一絲混亂。
「可是我剛才——」
「我沒有說原諒你剛才親我的事情?!刮业闪怂谎?,見他表情又黯淡起來,我放軟聲音繼續說:「可是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是關心我,是我太過保護自己,而且,我那天也沒少說傷害你的話,說起來我也要跟你說一聲對不起?!?/br> 「彩琳……」
「不過我是不會認可你因為生氣就隨便親人這種行為的?!拐f著,我又站了起來,故意忽略他瞬間又驚慌起來的表情,走到他放置貝斯的椅子前,將貝斯拿起來并在椅子上坐下,抬頭看著已經站了起來卻一臉困惑的李郁翔,揚起笑,我說:「反正他們今天也不會來,作為懲罰,你來教我貝斯怎么樣?」
他微微一愣,似乎有些不明白。
「妳……妳真的不生氣了嗎?」
「才怪,我氣得要死?!刮夜室鈿a起笑,朝他瞪眼,「還不過來教我?」
他傻站了一會兒,又盯著我看了看,然后像是終于明白了什么,難得地露出笑容,朝我走過來。
因為缺了三個人,只有我跟李郁翔根本也練不起來,就這樣回教室也睡不了多久,李郁翔就真的認真教了我一個午休,我也認真跟他學了。
耳邊聽著他認真講解的聲音,我的思緒飄回高一那年。
高一剛進來熱音社的時候,我們誰也不認識誰,社團老師們自然也知道這點,于是在第一堂社課時,社長告訴我們期末最后一堂社課要弄個樂團評比,接著讓每個樂器的老師各挑一個人出來,然后湊成一個團。
我們五個人就是在那時候湊在一起的。
第一次湊在一起時,因為蕭子凡和李郁翔同班、林彥澄和許毅晟是國中同學,而蕭子凡又跟林彥澄一樣都是吉他班的,他們四個人自然而然就都認識了彼此,反觀我,跟他們四人一點也不認識,我又是個不善于結交朋友的人,所以那時候我其實很不知所措。
好在蕭子凡是個活潑的個性,三五句就帶著我融入他們,在不知不覺中,透過每一次的討論和練習,我跟他們漸漸變成了朋友。
這其中,我跟李郁翔更是要好。
雖然他時常面無表情,可因為禹安也是一副面癱樣,我早就免疫,因此并不會像蕭子凡他們所說的其他女生那樣因為害怕就不接近他,反而因為這樣,我在熟識之后,有事沒事就會去找他說話,長久下來,我們就變得比跟其他人更要好。
現在想想,也許是因為李郁翔那時候就已經認出是我了,所以才會愿意和我多說幾句話吧?畢竟,按照蕭子凡所說,李郁翔其實很不喜歡女生,這點大概跟他國小的經歷有些許關係。
邊學邊聊天,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下課鐘一響,我便把貝斯交還給李郁翔。
站在一旁等他收拾東西時,我想起自己剛才想到的事情,忍不住就開口問:「李郁翔,你高一那時候會跟我說話,是不是因為你早就認出我的關係???」
「為什么這樣問?」小心地將裝入袋子里的貝斯放好,李郁翔一邊問我,一邊又去收導線。
「蕭子凡說過啊,你不喜歡女生接近你,可是你那時候沒有排斥我?!?/br> 「我不是不喜歡女生接近我?!估钣粝枋諙|西的手頓了一頓,「我只是……妳知道原因的?!?/br> 「是因為國小的事情吧?可是你現在變得這么帥,而且還這么高,根本是女生心中的完美情人,你這樣討厭女生接近,也不怕把女生惹哭?!挂娝麙院脤Ь€拿去墻上掛,我順手幫他把音響的插頭拔掉。
「變帥變高又怎樣?她們還不就只是看外表而已?!挂贿叡称鹭愃?,李郁翔跟我一起走出社辦,用鑰匙把社辦門鎖好,這才和我一同朝著教室的方向走。
「你這人還真是無情?!刮覔u搖頭,故意裝出一副同情的樣子?!肝矣X得我都能聽見少女的心碎掉的聲音了?!?/br> 「白癡?!估钣粝杵沉宋乙谎?,嘴角微揚,居然又笑了。
「天啊你居然又笑了,我弟在外面一天都沒你今天笑得多,你該不會是要把一年份的笑都用光吧?」
「夠了喔?!?/br> 「好啦?!?/br> 我們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邊聊邊走上樓梯,眼看著快到了他們教室,李郁翔突然停下腳步,輕聲喚了我的名字,我不明所以地也停下腳步轉頭看他。
他猶豫了好一陣子,然后像是下定決心一般開口了。
「我不是那種因為生氣就會隨便親吻女生的人,我也不單只是因為我知道妳是誰才讓妳接近我,還有,我不是無情,只是因為那些傷心的人不是我所在意的人?!乖捳f完,李郁翔快步從我身旁走過,在我還來不及喊住他以前,他已經走進了他們班。
我傻站在原地,腦中又將李郁翔講的話想了一遍。
沒頭沒腦的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
總覺得事情好像往我沒想到的地方發展去了。

34 李郁翔的事情讓我整個下午都心煩意亂的,連平時拿手的生物小考都考得一蹋糊涂,考卷傳回來時,上頭還貼有敏敏等人貼上去的便利貼。
看著便利貼上一人一句的問候,我抬頭看去,一一對認筆跡,認出里頭除了敏敏的字跡外,還有李祐恩、方宇爵跟楊立恆的。
敏敏和楊立恆問的都是我怎么考成這樣,方宇爵寫的則是讓我一會兒檢討完考卷有不會的可以問他,李祐恩的最欠揍,居然寫:這么簡單的考卷還考成這樣,梁彩琳妳是天才。
所以我偷偷在放學一起下樓的時候踹了他好幾腳。
下了樓,來到一年級的教室前,在看到禹安那張面無表情的臉時,我同時想起方宇爵和李郁翔。
方宇爵就算了,本來就是我自己弄不懂自己的心,麻煩的是李郁翔,他的那些話聽起來像在跟我告白,可是他自己也沒有說出「我喜歡妳」四個字,我并不能就這么把他那些話當成告白的話來處理,更別提要去拒絕他什么了,但那些話明顯透著曖昧,字字句句都暗示著他做那些事都是因為那個人是我。
真是有夠麻煩的。
我一路沉默地到了家,進到家里面也無心理會禹安,回到房間洗了個混亂的澡后,我決定專心唸書來趕跑這些一時之間還沒辦法想清楚的問題。
剛算了幾題數學,禹安就敲門來喊我出去吃飯。
我吐出長長的一口氣,走出房門的時候,想起方宇爵白天跟我說的那番話。
原本我是不打算聽禹安說的,打算用這樣強硬的手段逼迫禹安走自己想走的路,可是按照方宇爵所說,似乎我也該聽聽禹安怎么說,而不是一味地堅持自己的想法不去聽他說。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已經有太多事情要煩了,禹安的這件事情,我暫時還不想跟他談,等段考過后再說吧。
所以,儘管吃飯時,禹安總時不時地偷瞄我,一副有話想說的樣子,我也只當作沒看見,自顧自地吃著飯,吃完飯后就回自己的房間。
一專心唸起書來,不知不覺就到了十一點。
放下筆,我伸了個懶腰,打算先去刷個牙,等會再回來唸一下書,然后上床睡覺。
剛刷完牙回書桌前坐下,手機便響了起來,看了眼上頭的來電人,我微微一笑,接起電話。
「研究生這么悠閑???」
電話那頭,瑋辰哥的輕笑聲傳了過來。
「怎么有種很怨恨的感覺?」
我坐直身子,將英文課本翻開,一邊回道:「是怨恨啊,就有人仗著自己沒什么考試打電話來吵人啊?!?/br> 「冤枉啊,研究生我是來做說客的好不?」
說客?我皺了皺眉,抄單字抄到一半的手自然而然地停了下來。
「什么說客?」
「妳和禹安吵架了不是?」
……那個臭小子居然找瑋辰哥來說情。
沒聽見我回話,瑋辰哥嘆了口氣,「我知道妳怎么想的,禹安其實也知道,他有些話想跟妳說,可是不知道怎么說?!?/br> 「那就先別說?!刮矣帜闷鸸P繼續抄單字,嘴上回道:「我沒有不聽他說的意思,我只是暫時不想為這件事煩心而已,至少等段考后再說?!?/br> 「既然妳都這么說了,干嘛不跟他說話?」瑋辰哥似是鬆了口氣般笑了。
「是他自己不敢跟我說話啊,我又沒說他跟我說話我不回他?!?/br> 「妳可以主動跟他說話啊,妳是姐姐耶?!?/br> 「我無話可說啊?!?/br> 「哎,妳這丫頭實在是……」瑋辰哥的語氣里有著無奈,可話語中卻始終透著笑意,「好啦,既然妳沒生他的氣,那就等妳想聽他說的時候再說吧,這件事情研究生我管不了了?!?/br> 「抱歉啦瑋辰哥,還讓你為了這種事情打電話過來,等我們和好后,我一定會好好教訓那個臭小子的?!?/br> 「抱歉什么啊,跟我還這么見外?!宫|辰哥笑著,不等我回答又問:「對了,我聽禹安說妳下星期有表演?」
「對啊?!?/br> 「那我到時候去看?!宫|辰哥說完這句話后,忽然要我等一下,而后才對我說:「我現在有點事要出去,妳唸書別唸太晚,早點睡啊,晚安?!?/br> 話說完,瑋辰哥也不等我回話,就這么結束了通話。
我聳了聳肩,把手機放回桌上,沒再多想,只繼續抄著英文單字,順便將它們全部背進腦中。
準備段考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每天白天不是小考就是趕課程進度,午休時間自然還是練團時間,李郁翔沒再提起那些話,我也樂得裝傻,我們五個人之間總算是沒了前陣子的尷尬。至于晚上,我依然沒和禹安多說話,回到家,除了吃飯時間以外,幾乎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唸書。
總算,高二上的第一次段考順利結束,迎來短暫放鬆日子的同時,也迎來了這學期我們團的第一次表演。
因為是校外的表演,我們沒有像上次在校內表演一樣穿社服,而是決定穿相似的服裝。
眼看著眼前四個男生都是白襯衫加黑色長褲,敏敏在一旁直嚷著很帥,喊得我頭都痛了,趕緊使眼色讓葉逸凱把她帶走。
敏敏走后,趁著時間還早,我走進表演舞臺附近的廁所,將昨天特地去買的服裝換上。
原本我也是要穿白襯衫配上黑色短褲,可蕭子凡說這樣凸顯不出主唱的形象,又說我的風格也不適合單穿白襯衫,所以我又選了幾套衣服給他看,他卻總是嫌棄,好在最后讓他挑到一件滿意的,我的服裝這才定了下來。
其實這只是一場友情演出,并不是比賽,對于服裝可以不用那么計較,但蕭子凡就是一個喜歡把所有細節都弄到最好的性格,加上這一次的舞臺是戶外舞臺,路過的人也都會看,這讓蕭子凡更不允許我們隨意穿搭,而他都這么堅持了,我們其他幾人也就只能順著他的意去做。
對著鏡子,我稍微拉了拉身上這件淺黃色雪紡衫,下半身穿的黑色短褲褲頭被上衣衣襬稍微遮蔽,我又伸手將披在身后的長髮全部攏到右側,稍稍撥了下瀏海,這才緩緩吐出一口氣,轉身要出廁所,可走沒幾步又停下腳步。
還是覺得難為情。
站在鏡子前,我有些崩潰。
這種穿搭風格根本不是我平常會穿的,第一次穿雪紡衫讓我覺得渾身不對勁,昨天試穿的時候畢竟只有他們幾人看著,等下一踏出廁所所有人都會看見,要是不適合怎么辦?
「彩琳妳好了沒——」
我正崩潰著,敏敏忽然跑了進來,說到一半的話在看見我的穿著后突然停住,然后她尖叫了一聲,撲上前來抱住我。
「彩琳妳超適合穿雪紡衫的啦,好日系的感覺喔?!?/br> 「真的嗎?不會很奇怪?」我稍微跟她拉開距離,低頭上下看了看自己,又抬頭跟敏敏確認。
「不會不會?!姑裘衾@到我身后,一邊推著我走出去,一邊說:「妳弟和上次在臺北遇見的那個帥哥也都來了,大家都在等妳,妳居然賴在廁所里不肯出來?!?/br> 我還來不及解釋自己為什么不肯出廁所的原因,整個人已經被敏敏推出了廁所,不遠處原本正在聊天的幾人這時都停下來朝我看來,就連蕭子凡等人,原本正在調音,這時也放下吉他跟貝斯,朝我走了過來。
「我就說好看吧!」蕭子凡是第一個說話的,語氣里的得意好像我是他什么杰出的作品一樣。
我咬了咬下唇,覺得有些難為情,好在大家稱讚了幾句又叫我加油后就都散了,我這才獨自朝著禹安和瑋辰哥走去。
瑋辰哥盯著我看了好半晌,突然露出感慨的表情。
「這么一看才發現妳真的長大了?!?/br> 「難道你一直都把我當小孩子看待嗎?」
瑋辰哥挑了挑眉,笑而不語,可答案很明顯,他分明一直都是把我當小孩子對待。
「過分!」我輕踹了他一下,笑罵道。
「姐?!褂戆脖緛硪恢闭驹谝慌詻]開口,這時候突然出聲喚我,我微歛了笑,轉頭看他,他愣了愣才說:「妳穿這樣很好看?!?/br> 我僅回了個「嗯」,再附上一個淺笑,然后禹安就又一臉挫敗地低下頭。
瑋辰哥見狀,輕輕拍了我一下,我悄悄地朝瑋辰哥扮了個鬼臉,瑋辰哥似是明了我的意思,露出一個無奈的笑。
我其實從上星期開始就一直對禹安是這樣不冷不熱的態度,雖然說是要聽禹安說說他的想法,可是每次想起我最后肯定會被他說服我就還是一肚子火,乾脆故意對他作出這樣的態度,讓他知道他要做這個決定是要付出點小代價的。
「還真沒見過像妳這么惡質的姐姐?!宫|辰哥趁著禹安去買飲料不在,低下頭湊到我耳旁來,在我以為他要說什么的時候,卻只聽他說了這么一句。
「誰讓他先讓我內疚的?!刮彝肆艘徊?,微仰起下巴,做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看吧,就妳這樣還不承認自己是小孩子,完全孩子氣?!宫|辰哥哭笑不得地望著我。
我剛想開口反駁個幾句,忽然聽見有人喚我的名字,順著聲音看去,居然是方宇爵。
我沒料到他會來。
雖然葉逸凱也有來,可他是敏敏的男朋友,他來是正常的,李祐恩和楊立恆、許彥勛都因為今天有約沒辦法來,那時候想著李祐恩他們所說的約可能也包括方宇爵,所以我跟敏敏就都沒去問方宇爵,沒想到他今天居然會來。
「干嘛傻站在這里?人家在叫妳?!宫|辰哥見我站著沒動,從身后輕輕推了我一下,我這才回過神來。
「那我等下再過來找你?!刮页接罹舻姆较蜃吡藥撞胶笥肿呋貋碚f:「不準在禹安面前洩我的底啊?!?/br> 「知道啦,還以為妳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我咧,快去啦,人家在等妳?!股焓謴椓讼挛业念~頭,瑋辰哥又是那副哭笑不得的模樣。
我笑著朝他又扮了個鬼臉,轉過身朝著方宇爵小跑過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pjzhd.live/22979.html

二分彩的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