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自己扒開臀縫打腫_2男1女的有肉小說

章七 第七章
盡管許晶晶有多么的想找尹筗初談一下那天在夜店里發生的事情,又或者她想跟她道一句歉,但她就是要么只管替歐陽悅查資料找證據,要么就是當她有空打電話上去跟尹筗初的秘書想約時間的時候,尹筗初卻飛去了世界某一個地方公干。
起初她以為尹筗初是小器鬼,還在生氣所以不理她,后來第二天無意間在坐電梯時聽見25樓的那些職員說經理不在之下,工作壓力也輕鬆下來,那刻許晶晶才意識到……
她才是還在意那一天的事的那一個人。
面對歐陽悅的案件要上庭日期越來越近,她要抓緊時間在上庭前約對方出來庭外和解,現實的生活,迫使她要暫時放底她與尹筗初之間所產生了的僵化局面。幾乎又是每天都熬到兩三點,偶爾歐陽悅會過去她那兒一起核對資料,莫說許晶晶,連歐陽悅也有點熬盡身心的體力。
另一方面,律師界里的話題在這陣子里意外的都是關于許晶晶與歐陽悅這單案件,案件那么雞毛蒜皮卻引發了這么大的反應,對此,許晶晶也感到有些自己是不是紅了???
紅了?!
別傻了,她太清楚多少人想看她被控方踩到谷底,再看著她被尹氏換掉!
本著拼了老命之下,皇天不負有心人,她找到了一些重要的證據,可讓對方立馬收手,無條件撤銷控告。
就在上庭前三天,她出信過去控方律師事務所,繼而第二天,得到對方回覆后便即時連同歐陽悅到對方事務所的會議室進行閉門談判。
控方律師陳光輝算是在業界有點名氣,成績由新人至老鳥的十年以來,贏多輸少,不過很多人都清楚這業績是如何得來的,全因為他只接有把握的案件,一聽客人說必輸的,他絕對不會理會。
陳光輝一張自信滿園的囂張臉容,傾高下巴像是要俯視對方,先來一招君臨天下的氣勢欺壓對方,加上這里是他的主場,案件也是擺明是對方輸定了,他的氣焰更是燒得更盛。
同時地,許晶晶與歐陽悅心里都翻個白眼,特別是歐陽悅一進去會議室便瞧見當年大她三年的師兄,曾經與她一起設計海報等事情,真沒想到他是這么下流賤格,真不能怪她只能喜歡女生,愛不了男人。目光再怒瞪對方,但似乎對方認為自己羸定了,嘴角上揚得老天那么高。
「我啥都不想說,你自己看看里面是甚么樣的東西,然后我們來談談庭外和解,陳大狀還有……這位真是很愛學妹的學長先生?!乖S晶晶也不輸陣勢,一本厚厚的文件拋到他面前,然后與歐陽悅談好此時一起做出了一個張等看好戲挑眉表情,還有雙手要抱臂。
陳光輝一心以為對方肯定是裝腔作勢,還一臉不屑的嘲諷翻開第一頁,才第一頁,臉容已經由囂張跋扈瞬間變僵硬,多翻兩頁后是皺眉,再翻多幾頁,他便闔上文件,取出西裝口袋里的汗巾擦著額頭。
「曹先生,看來我們要談談?!龟惞廨x側過身臉帶忐忑的對他說。
曹力恒感到不祥的預感。后來陳光輝讓許晶晶與歐陽悅先移步到會客室先坐一下,當然了,許晶晶第一時間率先把她做好用來反擊的文件奪回來,才冷哼一聲帶著歐陽悅過去會客室。
坐在會客室的二人在那個領路的職員關上門后才放下她們來就是要戰下去的態度,鬆一口氣的各自坐在沙發里,享用著即磨的咖啡,現今的一代,沒多久等著沒事做,無聊了,便各自拿手機出來瞄一下,繼而機不離手。
不用多說,歐陽悅一定是發訊息給許寧,許寧似乎亦有注意手機,也跟她開始互相聊天,說甜言蜜語,聊著今晚要吃甚么,要去甚么地方,要不要一起過夜等等。
反觀許晶晶,她拿著手機翻開與尹筗初的WHATAPPS對話柜,指尖卻猶豫了好一會兒都沒有落筆。她與尹筗初一直都以直接電話聯絡,本來九成是工作上的事所以要打上去25樓找她,后來變成七成,另外有三成是尹筗初會打過來她辦公室找她說要去吃飯,她們是沒有用過現今通訊的應用程式來文字上的對話。
可能她與尹筗初都覺得,有時候打上文字給對方,會不經意之間在文字中藏有某種不想讓對方容易察覺的意思,字中字,文中文,她們不喜歡猜測,特別是許晶晶。以她的工作職業病上來看,她每次看別人的文字都要細讀好一會兒,總在想……對方的文字中有沒有其他的意思呢?她打這文字時的心情?對方平常用甚么語氣說這些話的?
所以她規定若是有甚么特別事情,請各方好友找她時要講話,別用文字傳過來。
尹筗初不喜歡猜測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注要方面是,她已經太忙了,沒法再花心思製作漂亮的文字,她喜歡直來通話,那才能夠第一時間說想說的,表達想表達的。
決定了甚么,許晶晶莫名不想用說的,她此刻只想用文字表達,試探對方到底想怎么了?;蛟S那也是一種職業病,先試探,再證實,然后才出擊?!笂叀??」
等了一會兒未見動靜,許晶晶以為尹筗初可能連看手機的時間也沒有,心中竟意外地帶了點輕微墮下的空洞感,她手抓緊了手機,想借此舒緩這點陌生好像又有點熟悉感……
她好像有經歷過,卻又好像第一次有此刻沒法形容的飄浮半空的感覺。
突然間手中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腰肢頓時坐直,心跳慢慢地加速,她瞄一眼手機上眨亮的小綠燈,那證明要么是LINE,要么就WHATAPPS了。吸一口氣,彷彿替自己存些勇氣,把手機解鎖,看到是屬于LINE的訊息,心情竟然莫名從緊張到極端的頂點一下子沉到半空,不上不下,她不理解自己這種心情。
點開LINE,看看誰這么不通氣在她心里亂撞之下傳訊息過來,喜料是許寧!她瞄一眼旁邊歐陽悅明明就跟她在不停手在對話,她這個妹怎么還抽到空問她:小悅心情是輕鬆還是假輕鬆?
她翻個白眼秒回道:有我在,她根本不用緊張!別煩我!我才是真緊張好嗎!妳家的小悅只要有妳在她身邊,其他事都像鳥糞一樣容易擦掉!
許寧也秒回了一個捧著心心有文字寫上愛妳喲~的表情圖。
瞪視那個莫名感到是太欠扁的表情圖,心里頭更是很不憤!她不憤甚么已經不明白了,只覺得尹筗初這女人太小器! 她都主動給她一個下臺階,她竟然連回都不回!
不服氣翻開 WHATAPPS來看,意外發現是雙勾的,剛才明明還是單勾,所有氣憤又霎時之間化成了心跳萬分的緊張,她完全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了!心率又不正常地亂崩亂跳,連預約看心臟科還有幾天,她得要醫生檢查清楚。
對方看好像是看了,可還沒有要回覆,許晶晶發瘋破口大罵自己老闆是小器鬼那刻,連文字都打了,也按了發送,三個大字:小器鬼!便出現在對話框,卻與此同時,尹筗初同一時間回應:對,在忙,現處新加坡。
許晶晶尖叫一聲?!赴。。。。。?!」
「怎么了?!」正與許寧聊天正開的歐陽悅嚇破膽跳了起來。
察覺自己反應大了,許晶晶不好意思的調整坐肢道:「沒事,我想罵人卻發錯了別的人?!?/br>「笨喲!趕快跟那個人說發錯就行啦!」覺得她無聊的白她一眼,繼續投入與許寧聊天。
一言驚醒夢中人,她趕緊發過去:上面發錯的!不用理會喲~
嘟一聲已發送,亦即時由單勾變成了雙勾,即是對方已經讀了。許晶晶真的有點尷尬,不敢再看下去,逕自收起手機到包包里,剛好剛才領路的人敲門說:「陳大狀請妳們過去?!?/br>一談回工作,許晶晶拋下了尹筗初會怎樣看她那句罵話,挑起眉回頭看向歐陽悅說:「好,我們即將會輸,卻會輸得可以跟他們要錢?!?/br>「好啊~最近我缺錢!」歐陽悅笑著跟她走出去了。
回到了剛才的會議室里的同樣的位置坐下,許晶晶挑眉向陳光輝道:「怎樣?現在你還要告我當事人嗎?」
「我們待會便馬上撤銷控告妳當事人的了?,F在……許律師……庭外和解的目的也不想把事情"鬧大",我們現在無條件撤銷控罪,咱們當沒事發生?!龟惞廨x笑得尷尬與僵掉。
曹力恒則是臉都綠了一半,抿嘴不敢說話。
「呵哼!當然了,我們這邊根本沒時間跟你們再纏繞下去的?!龟惞廨x都鬆不了一口氣之下,許晶晶馬接接著說:「不過,既然你們都知道現在是誰理虧了,那就是另外的說法~」
陳光輝與曹力恒互看一眼,前者緊張到西裝里的襯衣也濕掉,他拿出汗巾擦擦脖子上的冷汗硬笑著說:「許律師,妳說說看是怎樣的另外說法,如果是我們能接受的範圍的話……」
「哦,很小事啦~別緊張~」她三八的明顯笑著掰掰手「我當事人歐陽悅小姐也不想再為這件事上花半點力氣與時間,我們要求的和解條件很簡單,控方——即曹力恒先生必需替歐陽悅小姐付上這次她聘用尹卓貝事務所律師的全部費用,以及賠償三萬大元作為這個月讓我當事人浪費了時間而不能接工作的損失;至于曹力恒先生可以繼續用那個已注冊專利的標誌,歐陽悅小姐今后不會再在任何方面用上它,同意書我已經帶來,曹力恒先生沒意見的話……」她把同意書推到陳光煇面前:「就簽了它吧?!?/br>陳光煇轉過頭用目光詢問曹力恒,瞧他無力的微微點頭,他才敢拿起同意書由頭看一次,認為文件上的字眼都沒問題,才送到曹力恒面前讓他簽上。
雙手站起來,許晶晶與陳光輝互相握手,但二人心情完全是極端的。至于歐陽悅與曹力恒根本不想鳥大家,歐陽悅更是急著要離開,因為她剛才瞄到許寧說中午提早了下班,現在正在樓下等她和許晶晶凱旋下來。
許晶晶嘴巴嘴賤的嘲了陳光煇與曹力恒兩句才甘心被歐陽悅拉著離場,踏進電梯時,她們二人笑得開懷的互相擊掌「呵呵~~雖然不能再用那個標誌了,可是我拿到錢耶~姐!妳好捧!是超級律師!」
鼻子高高的伸長,許晶晶被捧到上天地呵呵笑起來,有人讚美,她倒是不會拒絕!電梯噹一聲很快來到大堂,電梯門一張開,歐陽悅眼尖的發現了許寧就在大門口處等著了。
「寧!」她飛奔小跑過去,許寧默契的瞧著她露出美到讓人窒息的微笑,伸出手與她交握牽住。
「怎樣了,還順利嗎?」許寧問的不是歐陽悅,而是從后來趕上的堂姐。
「有我幫小悅爭一口氣怎可能不順利!安啦,事后的都交給我,妳們可以像以前一樣開心快活,不用擔心了?!乖S晶晶給于一個讓她放心的眼神,也是她們姐妹之間多年來的不說話便明白的語言。
「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嗎?現在快一點了,我請客?!乖S寧誠心邀請。
「哇~才請一頓午餐!妳也不用這么算死草吧,寧妹!」許晶晶開玩笑的點頭,亦禁不住捏住歐陽悅那張帥臉。
「是啦,我之后會好好請妳吃一頓的,現在快點挑一間餐廳坐下來吃飯,我餓扁了,待會還有講座,再遲就來不及了?!乖S寧牽住歐陽悅離開,走幾步回頭催促她。
許晶晶苦笑的遙頭,哎啊,寧妹有了小悅后整個人都光彩亮眼起來,每個笑容都充滿了幸福的,連之前擔心都擔心得有種小女人才獨有的幸福感……
有點羨慕,有點在想……
像寧妹那樣與一個女生來談戀愛的話……
她又會像她那樣得到惹人羨慕的幸福嗎?
腦海突然閃出某一張臉容,她被嚇怕的心跳加快,驚愕之間在前面的小情侶又回頭嘖她催她要快點之下,她撇走那張臉容,趕緊快步追上去。
她一定是太肚餓了。
= = = = = = = = = = = = =
尹筗初在跟許晶晶whatapps之后的第三天才回來,沒辦法停下來的她昨夜凌晨才下飛機回家休息一下,今天一大早便回來A.L上班,而且還有一大堆文件事務等著她處理與決定。
怎么忙的她,心中念念記掛著的,卻是許晶晶在WHATAPPS里只有開頭卻沒有結尾的對話,她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出口,問她到底那一天她到底有甚么事要找她的。
早上的會議都很順利且比在預計時間里提早結束,中午午休之前,她的秘書跟她說:「總裁,上午的行程已經完結,由于我知道妳昨晚一定很晚才回家,所以我中午沒安排其他應酬,下午也是三點半后才有一個會議,以及五點約了曹總,妳趁這個時間多休息一下?!?/br>「妳是我的好秘書,夠細心。果然世界各地十之八九的總裁的秘書都愛用女的,因為她們能看之余,在這方面一定比男人細膩一點?!挂W初回到自己辦公室后伸了個懶腰,嘲笑自家愛正經八度的秘書小姐。
她這位秘書小姐,比自己還要嚴謹,不愛笑,沒甚么表情。
「總裁,怎么我覺得妳說的都是貶義之詞?!鼓吻绶懦隼溲?,毫不在乎對方的身份地位。
「???我在讚妳,妳聽不出來?」尹筗初閉著笑。
「愿聞其詳?!鼓吻珉p手抱臂,一張比平常更無表情的臉直接想瞪死尹筗初那嘴角閉不住的揚起。
「我讚妳是一個美人,而且做事細心有體貼,男人見到都愛啊,我能夠有妳這個漂亮大方的秘書,是我的福氣?!挂W初套上外套,一只手拿起簡潔設計的名包,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眼睛里充滿了感謝與誠懇。
然而她卻閉不住嘴角明顯的笑意。
這一點,惹毛了墨任晴。
「但是有妳這樣完全不體貼下屬的老闆,我一點福氣也沒有。我不想多看妳一眼,請總裁慢走?!鼓吻缗康勺∫W初帶笑意離開的背影,老闆可以提早下班,她不能,在午休來到前要準備下午行程所需要的文件。
頭有點脹脹的站在電梯前,忙了一個早上到此刻真的可以停一停之下,她腦子有點遲鈍的空白了,人一旦空白下來,某些心坎上在發酵的味道便會傳到腦海當中,電梯噹的聲響,點醒了尹筗初此刻突然之間的空白。
電梯門緩緩打開,她踏進去后看著那排數字,指尖在G層與22樓之間徘徊,然后很手殘的按了上方的22層,燈亮了,電梯門關了,不到二十秒,電梯門又打開,她默默的踏了出去。
「尹總裁,妳好,是有跟那位大狀約了見面嗎?」正在偷翻電話的前臺小姐經驗十足的眼尾瞄到有個人影趕緊把電話推到一堆文件里面,當正眼看到來人,心跳更是彈跳到過百,整個彈了起來。
有點發呆的尹筗初微微抬眼看了看她,勉強的扯出一抹笑意,揮揮手道:「沒事,妳繼續看,我自己到里面……隨便看看?!顾ゎ^便推門進去事務所里面。
前臺小姐疑惑的看著她進去的背景莫名奇怪坐了下來,心里頭想讀懂尹筗初剛才的話。
隨便看看?
到底她還想“隨便”看甚么了?
走進去的尹筗初才踏了兩步,她那身總裁的氣勢是勢不可擋,辦公室的小嘍啰紛紛站起來跟她問好打招呼,她心不在焉的一一只微笑點頭,步伐遲疑的走到許晶晶的辦公室門前頓住了腳步。
「尹總裁,妳找許律師?」田深芯正好從洗手間回來,不過剛才前臺的AMY已經告知她尹筗初又來了。她沒來了一陣子,怎么今天突然又來了?她記得許晶晶沒有甚么案件關係AL集團的。
「啊……對,應該是吧?!挂W初收回老瞪著辦公室門前的“許晶晶辦公室”的門牌的目光,一臉迷茫的改投向她。
這種事都有應該不應該嗎?作風讓田深芯覺得眼前的人不是尹筗初本人?!膏拧瓓呎驹谠S律師房門前,我想妳是想找她吧?怎么了,尹小總裁,妳不舒服嗎?」田深芯感慨繼承者太忙,會忙到連病了也不自知。
絕對不像那套韓劇一樣,那群繼承者只顧著玩樂追女孩。
「我沒有不舒服,只是在想事情吧。對了,許律師她在忙嗎?」尹筗初有點想找一個理由給自己離開這里,她怕是再見到許晶晶便會禁不住自己再對她多一點的關心與投入更多不必要的情感。
「應該沒有吧,前幾天替她朋友談了一場很精彩的庭外和解之后,手頭上沒甚么特別的案件,何況她今天下午很早之前就請假了,今早回來只是處理一下庭外和解的剩余工作?!固锷钚灸闷鹱约鹤雷由系呐_曆翻回去之前的日子,然后再翻回來,再確認一下說:「下午的假是上個月初已經申請了的?!?/br>「哦?!挂W初沒有用心聽,敷衍地回了她一下,本來是打算還是回去好了,怎么也想不到這時候房門打開,哼著歌曲的許晶晶已整裝待發的要下班。
「尹……尹……尹……筗……」許晶晶抽了一口氣改口:「總裁!妳回來了喲?!」她眼睛已睜大得不能再大,是一顆最肥美的荔枝般大。
「咳,對,凌晨的時候回來的?!挂W初也嚇了一驚,反過來好笑的是許晶晶臉上真是藏不住她的喜怒哀樂,她似乎是怕多于驚。
「那那那那那……妳來事務所是……找我?可是……我下午有重要事做喲……很早之前就申請了假喲……」許晶晶目光飄來飄去,心中實質已求神保佑尹筗初不是來找她的。
「哦?」尹竹仲初挑起眉「請假了?」
田深芯在一旁眨了眨眼的看向尹筗初,怎么總裁在許晶晶出來之后整個人變了個樣了?還有……明明剛才她有說許晶晶請假了,她是故意裝不知道嗎?
「對啊,有甚么重要重要重要的事妳找卓大狀好了!要不最近貝大狀好像挺閑的,可以找他替妳解決問題……我有點趕時間……先走了!」許晶晶瞄了一下手錶,閣下一句話便馬上逃離了。
真夠不爽!在whatsapp上莫名被說小器,繼而對方說是傳錯!這點尹筗初已經不太相信這個女人是傳錯的了,她被說小器也接受,怎料說是傳錯之后便沒有下聞了?
她第一次搞不懂許晶晶在想些甚么了!
百年一遇她主動關心她在忙甚么,卻沒兩句用一句傳錯了就結束,弄得尹筗初在那晚之后心情不上不下的,她已經不清楚自己到底可以再做點甚么,她害怕向前一步,卻更害怕沒了這個有趣的朋友……
朋友……
是的,也許只能到朋友的程度。
尹筗初心有不甘,她不需要許晶晶有么樣的感覺,她只想可以隔幾天跟她吃頓飯,見面逛街,這股不甘心的沖動,讓尹筗初話也不說便快步走出去電梯口,剛好趕上了快要關門的電梯,還不管那么多,用手擋住快要關上的一刻。
「??!總裁,妳瘋了啦!」在電梯里的許晶晶大叫一聲,不停按壓開門鍵。電梯門緩緩的往兩邊又一次張開,許晶晶才鬆一口氣,然而尹筗初走進電懲罰自己扒開臀縫打腫_2男1女的有肉小說梯里后她心口上無形有種尷尬的壓迫感,特別她想到了自己很白目的罵了老闆是小器鬼。
另外的是,隔了一段日子又一次和尹筗初悶在一個小小的空間里,心跳聲噗咚噗咚的震入她耳朵里,許晶晶對于這種亂來的心跳實在是搞不懂怎么一回事?!赣袥]有夾到手了?」她瞄向她的手去。
「放心,沒有?!挂W初伸出手掌靈活的抓了抓,微微給她放心的笑靨。
嚯!
她清雅的笑容每一回掛到她臉上,許晶晶都感覺好像有一陣大風吹襲到她全身一樣,風會敲響了某一處的共鳴聲。趕緊從她笑容中撇開臉,低著頭,臉頰發燙,她結結巴巴的問:「總裁……呃……筗初啊,妳中午好像早了休息,工作是不是沒那么忙了?」
經過之前無數次的教訓,許晶晶已習慣在沒人的時間便必須喊她的名字。
「我答了忙或不忙之后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妳上次同樣問我忙不忙的原因是甚么了?」尹筗初倚在一旁,微側著頭看著她的下巴因為低著頭已貼到脖子上去。
她……是怎么了?脖子那樣不怕酸嗎?
「噢,上一次喲?!故峙つ笞×硪恢皇值氖直?,許晶晶心唸倒大楣了,她真的在提起上一次的事!
怎么辦?該怎么說呢……
「我……問妳忙不忙的原因是……嗯……」許晶晶吸一口氣,抬頭直視她,這才是自己,她不會因為甚么而逃避的!高音量略提高回續說:「我是想跟妳打開一個話題,自從上次夜店之后,我不知道妳真的很忙,還是故意的,我們都沒見過面,每次打上去樓上妳秘書不是說妳在開會,就是其他人接電話說妳們都出差工作了!連給我說一聲對不起和謝謝的機會都沒有!」
尹筗初挑高了眉,瞇眼揪看著她反問:「所以我沒即時回妳就說我是小器鬼了?還膽小后補一句發錯人了,不像妳喲,有膽發送過來沒膽子承認了……」她一步便欺身過去,一只手撐到許晶晶的左邊,如果以最近的潮語來說,這個場景叫單手壁咚?!膏藕摺枇R自己的老闆……膽子很大喔,許晶晶小朋友?!顾杨^顱再貼近幾分,用空出來的手指捲撓著她的髮絲,目光炯炯的緊鎖住她臉上那震驚得瞪大兩顆荔枝眼,十分逗人。
「對啦!說妳小器又怎樣!誰叫妳已讀卻不馬上回我喲!妳也知道我手殘,比妳早送出去,妳現在也是小器鬼,秋后算賬!」許晶晶倒是心火盛的欺回去,唇與唇都要碰上了。
許晶晶火氣過了之后直接想咬舌自盡,她做了些甚么?。?!現在怎么辦了?太近,近到她完全感受到尹筗初的呼吸、心跳,還有她那雙充滿吸引力的漂亮眼眸,讓她很丟人的吞嚥了一下,繼而不用測也感受到自己的心臟正超負荷的跳動。
噹!
在電梯門打開前,尹筗初退開了半步,假裝剛才沒發生過任何事的問:「妳到底下午請假要去哪了?要我載妳去嗎?」門打開,她率先踏出去。
被問到這個問題,許晶晶緊張起來,一向不懂怎么說謊的她冒著汗,想起她根本不用和她交代,亦不是在G層出去的「總之我約了人!我是要到B2的停車場的,下次再約,拜!」許晶晶僵著笑容說,在以為尹筗初看不到的情況下猛按著關門。
在門外的尹筗初眼來不及也不想硬來再嚇倒她,只能用冰寒的冷眼死瞪住門緩緩的關上,還有該死的許晶晶的手明顯在按著,加速門關上的節奏。
門關上之后許晶晶才能呼一口氣,彷彿跑了一圈馬拉松一樣累透的倚到一旁,喃喃道:「今天一定要徹底讓醫生檢查清楚才行,以剛才心跳來看,我會不會得了一種罕見的心臟病了?」她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口,一只手撫上她還在發燙的臉……
滿腦子都是尹筗初的臉容,幼白的脖子與鎖骨,還有她看起來很粉嫩的唇瓣,噗咚,噗咚,噗咚,心跳又緩緩的為這些畫面而跳動起來,她心底的某一處好像在告訴她一些訊息,只是她不敢去正視。
“病情”似乎太不妥當了,電梯五六秒便落到B2層,一踏出去便小跑到自己的房車,俐落的把包拋到旁邊,扣上安全帶便全速往醫院方向駛去……
一心只想快點奔去醫的她,完全沒發現,她駛出停車場之后,跟著了一輛很有氣勢的豪華MVP。

章八 第八章
有一部MVP緩緩的停在某間醫院的門診大門之外,坐在里面的尹筗初再三與郭叔保證她不是生病,只是來找朋友之下,郭叔才打開車門,放她出去,以及聽從小姐的話,不會通知老爺及夫人。
尹筗初不疾不徐走進去,先躲在某一個角落等待。不一會,該是把車停好的許晶晶亦從大門口進來,她似乎好像很趕時間似的,一支箭般奔到去掛診的那個窗口。掛診窗口有點多人在排隊,尹筗初故意排在許晶晶身后第三個人的位置,等到許晶晶排到窗口邊時,便聽見她跟掛診的工作人員說話。
「我是預約了今天看心臟科的蘇醫生的?!乖S晶晶直接拿出她的證件給對方。
對方拿過證件查核了一下電腦之后,便給了她一張打印便條讓她說:「小姐,可以的了,應該快到妳的,在左手邊電梯上8樓?!乖S晶晶秒速把證件與便條拿走,步伐不猶豫的聽從對方的說話,往左手邊等電梯。
心臟科?
尹筗初滿心疑惑的皺起眉頭,悄悄的從隊中離開,慢慢的移往同時左手邊的方向,先躲在一個許晶晶不會看得到的位置。她緊瞪著對方的等電梯的背影,思來想去到底她預約心臟科純粹是為了作一個健康檢查還是……她心臟是有毛病了?
電梯不一會來了,她看著許晶晶進入電梯后,自己趕緊按另一部電梯,不一會電梯到了,她趕緊往八樓過去,只是到了八樓之后,似乎許晶晶已進去看醫生了,看來剛才是她拖了她一些時間呢。
沒辦法之下,尹筗初假裝在一個角落是在等人,雖然拿著手機,但她則是金精火眼緊盯住每一個角落。
在蘇醫生的看診房間里,許晶晶坐下來講了一些最近覺得心臟不正常的情況,也要求要做最徹底的檢查,蘇醫生聽了她一些像似心臟不正常的病癥之后,便讓護士拿一套衣服讓她換上,再帶她做一個全面的心臟檢查。
許晶晶跟護士小姐走出房間坐電梯要去檢查的地方,電梯門關上后,用雜誌擋臉的尹筗初眉頭緊鎖……
她心臟不是小毛???是大毛病嗎?好像要做很多檢查的樣子……
過了1個小時,許晶晶又跟著護士回來,護士讓她換回自己的衣服后便可以到外面等,因為報告還有一段時間才會出來的。
尹筗初此時突然震動,一看來電是任晴打來的,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快要接近三點鐘,就醒起自己忘記下午還有會議要開!她接了這通電話,來了一招先發制人說:「我現在回來了!」
任晴氣還沒消,冷冷的下令般道:「給我馬上從醫院滾回來!」
「妳怎么知道我在醫院的?」她的秘書不會在她手機會偷裝了一些跟蹤的應用程式吧?
「我先問了郭叔的,郭叔說他在醫院外等著妳?!谷吻缋湔{的解釋。
「??!對,郭叔還在外面,成了,別生氣,我請妳吃飯吧!現在誰才是老闆呢,若我來不及總可以延遲巴?」尹筗初賣乖起來。
「飯我吃不下,妳最好給我乖乖的回來,三點半的會議不準遲!」任晴說完把電話直接掛掉,不想再和難纏的老闆多說半句廢話。
她遲了的話,對,尹筗初是沒甚么大不了,可她卻是要重新把她的行程編排??!苦的是她自己!有時候對老闆仁慈的話,那只會虐待自己!
被掛線的尹筗初不甚滋味,利用一些說話技巧向入口處的護士套了許晶晶房間里的心臟科醫生是蘇志燊之后,她才鬆一口氣的離開。
蘇志燊她是認識的,還滿熟,事后應該可以向他問一問到底許晶晶為了甚么要去檢查了。
時間剛好,尹筗初前一秒踏入電梯,后兩秒許晶晶換回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外等候,在報告出來之前,蘇志燊還是為別的病人看病的。
科技的發達讓等待變得有娛樂性,在等待里的時間里面,許晶晶看了最近更新的漫畫,玩了一些看似很“益智”的連連糖果游戲,甚至還連線玩了一款手游游戲,再找了其他朋友哈拉聊天,就這樣,眨眼四十五分鐘的時間便過去了,剛才帶她去檢查的護士從蘇志燊的房間走出來大喊道:「許晶晶,進來看報告?!?/br>「是!」像小學生被點到名字緊張地站起來,站起來察覺四周有些人在偷笑,她瞬時僵掉了笑容,尷尬得要命地拿著她的隨身物品快步走過去。
關上門后,許晶晶鬆了一口氣的按指示坐在椅子上。
蘇志燊已經把她所有的檢查數據翻了著,他努力地翻了兩翻,皺眉的宣布:「許小姐,所有收據顯示妳心臟沒毛病,還很健康呢,血管很暢通,沒有閉塞的現象,心跳各方面等都在正常的水平……」
「那為甚么有時候突然心跳很快,快到我覺得自己很有問題?!乖S晶晶回憶每次心跳加速時的情況。
他再翻了兩翻報告,真的沒發現甚么問題,眉頭皺得鬆不開,抬起頭打量她問:「妳說妳有時候心臟會不正常的跳很快,那是甚么時候呢?例如是不是在上庭打官司前會心跳加快?壓力過大?」
「打官司那會有壓力!我做人忠旨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為自己的顧客,即使輸掉我也會輸得漂亮,這是我師父教我的,這世界上,不是輸便是贏??!我才不會為了打官司而心跳加快!」她自豪的仰高鼻子。
蘇志燊越聽越糊涂,她不是因為工作壓力大而緊張心跳加速?那是為了甚么原因了?「妳再仔細想一下,每次心跳加速到妳覺得不妥的時間是甚么時候?!?/br>自豪的臉蛋霎時冷掉,不用仔細想了,她想說出口又覺得說出全部會很不妥當,結巴小聲說:「呃……就是……就是……我好像是每次和某一個人見到面或與她靠太近時,我心跳就會猛然地一下子加快,又一下子沒事,然后又一下子加快啰……難道這不算不正常嗎?」
蘇志燊聞言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對方是鼎鼎有名的醫院第一女神許寧的堂姐,一開始聽到許寧向他打個招呼說她堂姐想來檢查一下時,他就帶著期待,想看看她的家族的女人是不是都很有質數,當許晶晶來了后,他也是眼前一亮。
兩個人的美不同,許寧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是亮眼迷人,成熟又有韻味,而眼前這個許晶晶則是爽朗陽光氣,看上去用容就會跟她熟在一起,親民大方。這種女人,沒道理不明白這種心跳所為何事??!
以她的外表,應該有交過男朋友吧?
「呃……妳到目前為止還是……黃花閨女嗎?」他雖然不相信這年代還有這種女生,不過還得證實一下。
「蘇醫生,你真會開玩笑!」許晶晶惱羞的尖叫!帶點激動的說:「我男朋友都交過三任了!這年頭還有多少黃花閨女??!古墓派小龍女的貞潔也不是給了楊過,好嗎???」
「噗!」一旁的護禁不住笑了一聲,瞄到許晶晶一臉尷尬怒視馬上側身遮擋。
「ok?。铮?!別激動,我只想確認一些事!如果妳有交過男朋友,沒道理不知道妳見到一個人就心跳加速是因為妳對他有意思吧?我真懷疑妳以前真的喜歡妳那三任的男朋友嗎……」蘇志燊好笑又好氣的。
一言驚醒夢中人。
蘇志燊這句話對許晶晶來說是十級的風暴!
她倒抽一口氣,張嘴瞪住蘇志燊,后來心想不對??!差點沖口而出「可是她是……」女的!
把最后兩個字吞回肚子里,一方面想到干嘛要跟別人交代,另一方是想到蘇醫生跟許寧是認識的,他看起來也是個三八樣子,這種秘密不易向他訴說,便硬生生的欲言又止。
「他是……怎么了嗎?」蘇志燊挑眉追問,覺得越挖故事似乎越好玩。
「沒事!」她斷言打斷他的提問。
蘇志燊搞她不懂,而且護士提醒他后面還有不少的病人,便提筆在報告書上寫上一切良好四個大字,最后簽字作證便把報告給了她交代道:「妳回去好好想清楚吧,或許妳現在還是迷惑的,但喜歡就是一種無法解釋的心情,它會以不同方式去告訴妳它的存在和真實性?!?/br>許晶晶默然的把報告拿走,駕車回家的時候,她整個人陷入了無限的混亂當中……
久久都不能相信心里面告訴她的那個“答案”
尹筗初回去公司的時候已經三點十分,而且在郭叔在回公司前提前向墨任晴告狀總裁下班后根本沒去吃中午飯的情況下,尹筗初回去后馬上被墨任晴拖到員工的休息間坐下,她已在員工的冰箱里找了一些材料弄了一份簡餐給她。
「妳還有十五分鐘可以吃,總裁?!鼓吻缒槻繘]表情的瞪住一臉揚起笑容的臉色,最后獻上一杯檸檬蜂蜜水「今天咖啡量已夠了,妳要喝就喝這個?!?/br>「謝謝,任晴,妳是我這輩子都不想解顧的秘書?!沟昧吮阋丝偟觅u點乖,尹筗初以一貫迷人的笑容打算裝瘋賣傻的混過去。
「喔,真的謝謝總裁的承諾,待會我重新打一份薪水有調升且終身的合約,我們就簽了吧?!瓜牖爝^去?在她墨任晴手中沒那么容易??!
墨任晴篤定她只是說說,以前當過不同的職位,她學會了有時候老闆的某些話可以選擇無視。
「嗯,也好,妳調來當我的秘書時那份合約也有三年了吧,該把內容修改了,如果雙方同意就可以,薪水就調升20%,妳修完合約拿去給許律師看一下,她說沒問題我們下星期一就簽了?!挂W初聳肩的吃著眼前用簡單東西就弄得好好吃的簡餐,身旁這位秘書,必需留住,不能讓她有想離開的念頭。
這年頭啊,又好又美又能干的秘書不好找!
「20%?!」墨任晴不可至信的瞪大了眼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
「這升幅已經很高了喲,還想討價哦?」尹筗初挑眉看她一眼后繼續吃她的。
「不是,總裁,呃……妳說真的?」墨任晴難以掩飾自己的心情,她開心卻又忐忑。
「要不然?」吃得滿嘴都是,尹筗初拿著那杯飲料站起來拍拍她的肩「我吃飽了,盤子就拜託妳洗一下,妳要知道……總裁不洗碗?!顾D身先回去辦公室準備,背著墨任晴的時候她禁不住嘴角往上揚。
啊……這秘書又好又美又能干,再加一點,又有點笨,真不錯!
望著桌子上的盤子,墨任晴喉嚨堵住了滿腔的髒話,前一秒還想說這個總裁原來還不錯,可以對總裁改觀,下一秒,她恨不得想把她捏死!本著可以加薪20%,墨任晴選擇沒骨氣的拿起盤子放到水槽里沖洗,抹乾,再放好。
下午的行程經過墨任晴緊迫的人盯人戰術之下,順利且準點完成,她們外出應酬后在七點鐘完結,尹筗初讓郭叔送墨任晴回家,她則約了蘇志燊在某間餐廳準備吃晚餐。
坐計程車到達餐廳快八點,她進去后餐廳服務生己上前為她服務「尹小姐,蘇先生已經來了,這邊請?!顾氖治⑽⑼律熘?,是國際標準的禮儀。
「麻煩了?!挂W初向服務生微笑點頭,跟隨他身后走過去某個房間里。
「筗初,好久不見喲?!固K志桑站起來替她拉椅子。
「謝?!棺轮?,尹筗初從服務生手中接過餐牌,隨之服務生離開。
「我們倆那么熟了,就不說客套的,開門見山吧,無事不登三寶殿,妳找我吃飯為了甚么事?」蘇志燊才不會傻到堂堂AL集團總裁忙到飯也難找時間吃,會想到找他出來呢!
還單獨吃飯!真是有鬼了!
「呵,我就喜歡你坦白直接?!挂W初合上餐牌,「先點餐吧,我中午沒吃飽,現在很餓?!顾戳艘幌骡?,外面侍著的服務生敲門進去「請問客人有甚么需要?」
「我要點餐?!顾蚍丈c了她要的前菜主菜與湯,最后道:「再開一支酒?!顾巡团七f回服務生。服務生又為蘇志燊下單子之后,才正式離去準備食物來時再進去服務。
「現在可以說了?!固K志燊挑了挑眉。
「嗯,我就直說,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一個叫許晶晶的人找你看???我就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情況嚴不嚴重?」一想到下午的時候許晶晶換上病人服裝的樣子,她不可以放下不問出個原因。
「HEY,小姐,妳知道醫生不能洩露病人資料??!」就知道她沒甚么好事會找他呢!
「所以才想拜託你嘛?!挂W初即時露出女人撒嬌的模樣。
「woo!妳不是尹筗初,妳是假的?!顾J識的尹筗初才不是眼前這個看似柔軟的女人,臉上還帶了點小女人的撒嬌。
「我以為你吃這一套?!挂W初一秒變回了臉。
「先問一句,她是妳的誰?」蘇志燊奇怪一問。
「她是尹卓貝事務所的律師,當然了,她是代替杜伯伯的位置,代表AL集團。那現在你可以說了?」尹筗初旁敲側擊,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蘇志燊豎起食指失笑的搖著,后來服務生端進了餐酒,為兩人倒酒后離開,他端起酒杯微搖著里面的酒,聞了一聞,在喝之前道:「嗯……原來是AL的代表律師啊……」
「OK,你不用透露,我只想知道,在你看來,她身體健不健康呢?」尹筗初眨著眼問,心里想到其實可以用另一個角度問,他用另一個角度回答,就可以了吧?
「噗,尹小姐,妳今晚怎么了,太不像平常的妳了,那個許晶晶對妳來說有這么重要嗎?」蘇志燊不敢再喝一口美味的酒,他怕會被尹筗初的話害到全笑噴出來。
尹筗初突然間沉默下來,她輕搖了杯子,端起它放到唇前頓了一頓說:「我只怕她像杜伯伯那樣,因身體問題突然不做了,我要另找人會很麻煩也花時間?!贡鶝龅谋刭N到唇上,傾斜杯子,里面深紅且帶濃厚香味的液體慢慢的滑到唇邊,她細吮了一口才放下。
明顯答案不是正確的,蘇志燊心里想。不過她用了另一種方法問,他也不想為難她了,何況他最怕尹筗初處于這個氣氛,他會連飯都吃不下?!杆雌饋砗芙】?,外表是沒話可說的啊,陽光爽朗的美,是很吸引男人的眼球,不過……噗!!!」他一想到那個姓許的明明喜歡了一個人才心跳加速卻不自知,傻到跑上來看心臟科,他越來越對她有興趣了。
「不過甚么?你笑成那樣想怎樣了!」話聽到一半的尹筗初心急透了,他還在哪笑得東歪西倒的。
吃力的閉住笑意,蘇志燊話不成句說:「她……她……她她……妳的律師很健康,但…噗……很笨!笨死了,她……每次心跳加快都是見到某一個人,卻不知道自己喜歡了對方,還跑來看??!??!真的笑死我了!」
未料到答案是這樣,尹筗初微絲地露出了錯愕抬眼看向蘇志燊,她要證實自己沒聽錯再問「你說的是真的?」腦海完全空了。
蘇志燊繼續噴笑地點頭,而尹筗初有點無力感看著他臉上的笑,彷彿有一巴掌快狠準的打到她的臉上,刺痛了心坎某一處。
痛,是第一刻的感受。
后續發上來的心酸滋味,太久沒嚐過,尹筗初有點吃不消。
第二天之后,尹筗初積極沉迷在工作當中,她不想空出一絲的時間讓不必要的痛浮到她的心口上,她不要難受,她……
不想再傷到自己。
她管著自己不去打擾許晶晶,只會在工作上遇見她,她亦會假作自然的跟她聊些工作以外的事,可不像以往那樣會纏住她不放,不會再約她吃飯,不再跟她一起逛街,更加不會故意等她下班送她回去。她得控制自己的心不再為她而動情,以往的傷痛,加上知道許晶晶心有喜歡的人,她更加變得不夠勇敢去觸碰愛。
年輕時代,即時明知道眼前的感情最終結果會是傷痕累累,也毫不在乎的直沖上前,把它拿在手中,即使手中是一顆火球,燒毀了她一雙手,她也甘愿為愛情而受傷。如今,年少輕狂已被很多因素輾碎,散落一地也拾不回來,她只能怯步的立在原地,甚至有時候,她必須選擇轉身退后幾步。
屬于她的愛情都像泡影,這一回連指尖都未觸及,它就破掉了。
****** ****** ****** ******
咔嚓,是鑰匙擰開門鎖的獨有聲響。
進屋子的人熟練得閉上眼也能在特定的門口位置脫下鞋子,彎腰把她的高根鞋子放到右手邊鞋架上的第二層,再從最下的一層用腳拖出自己的居家拖鞋穿上。把鑰匙掛在鞋架旁邊的掛勾之上,帶點疲乏的捏著自己肩膀走過去客廳。
她一路走,一路喊:「媽爸!我回來了,很餓,有飯留給我嗎?」她攤躺在舒適的沙發上,眼睛閉上,手還是不斷的捏揉自己硬掉的肩。
回應她的,是一片寂靜。
「媽爸!」許晶晶再喊大聲一點,還是寂靜無聲,她瞄向墻上的大鐘,才九點,平常她的雙親沒那么早睡??!每晚都吵著要看完那套無心法師才睡的,特別是她的媽媽,總是大叫劇中的男主角又帥又可愛,還學會了一個潮語,稱呼男主角為她最愛的“小鮮肉”
有點不對勁,似乎爸媽不在家,她拿出手機正想打給他們,卻察覺微信上的許氏家族群里面有過百條訊息,好奇翻開來看,竟然看到是爸媽發放上去的一些漂亮的風景照,還有不少二人曬恩愛的合照……
其中一張是在一塊石旁拍的,上面寫著九寨溝。
呃……她爸媽何時說要去的?而且又拋下女兒跑了???
十級的悲憤滿溢在心口,她發現自從賺多了后,爸媽二人是管不住自己的腿,不愛留在家也就算了,她們連自己住的小城也不想多待過超過半年,這是甚么情況了呢?雖說趁著他們還有力氣的確想他們多到外享受世界……
可是她沒想到自己雙親那么狠心掉女兒一個人在家餓死??!
眼淚在心里流,許晶晶哀嘆連連,翻開爸媽與她之間的三人群組里面,心里安慰的是,他們兩老有跟她報平安……
拋開手機,肚子餓得有點受不了,她決定先去換套衣服,再為自己煮點東西吃。
換好衣服在廚房簡單煮了一個麵配一顆煎蛋、四顆餃子,當然在被許寧這位雞婆得很的營養大師薰陶之下,她還煮了點青菜來吃。
電視節目正在播爸媽很愛看的那套無心法師,看了一點劇情,許晶晶還是被劇情吸引而繼續觀看,到了結束了,她才拿著碗子回去廚房洗掉。一個人在這么大的屋子特別感到寂寞,她不想待在客廳里,便早點洗了個澡回房間看書。
頭髮還在半濕狀態,可許晶晶無心情把她吹得乾透,拿著一本小說坐在窗臺上的位置坐躺著上面舒適的軟墊,翻了兩翻,她莫名被一股失落的心情影響,書是翻開,可是心卻不知道飛往哪,目光茫然的看著玻璃窗外車水馬龍的景色……
模糊失焦之間,腦里飄過很多心事,心情蕩來蕩去,好像找不到一個位置要降落,直至她被放在旁邊的手機的震動拉了回來?!肝?,妹,打來干嘛?!乖S晶晶一接聽便自動裝起平常的那個她。
「小悅最近有點忙,現在在書房里趕工作,我看無聊又想起妳應該前陣子就去了蘇志燊那里檢查,所以打來問一下情況啰?!鼓沁叺脑S寧躺在床上,用了廣音模式與她聊天,那她就不用夾住電話那么累。
「寂寞難耐了啊~妳壞壞啰~」許晶晶嘲弄她。
「說甚么話!女人與女人之間的那個,妳這個只跟男人好過的直女是不懂的?!乖S寧伸過手,拿了小悅躺睡的位置旁的床柜上的娛樂雜誌翻看,她不志在看,只志在雙手有事情做。
許晶晶聽到直女那刻有點心虛,連她都搞不清楚原因為何自己會不跟許寧說她好像發現喜歡上了尹筗初。
或許,她怕的是……許寧會支持她。她不像許寧,認定了便會不顧一切,她太多考慮,就像大部分的女同志一樣,她有她不想說出來的難言之隱。
「還那個這個呢?!顾奶摰男??!笝z查方面,蘇醫生說我心臟很健康,可能是我到了新的事務所做事,加上被尹總裁看得太重,壓力大了所以總覺得自己心跳快吧~呵呵,我還被他笑呢?!?/br>「放輕鬆一點,不如這樣,我們很久沒出去逛街了,這個週末我有假期,小悅現在總為工作都不太理我,我們姐妹就一起出去逛街大吃大喝,最多我準妳全程喝冰飲料?!乖S寧為堂姐擔心,想盡她當妹的力量,為姐姐分散壓力。
「啊,真的謝主隆恩??!」許晶晶直接對天翻個白眼。
「不用謝,平身吧,小奴才?!乖S寧配合她再虧她一把。
她們一路嘻嘻哈哈的聊著有的沒有的事,許寧十句有七句是提到小悅,許晶晶忽然也閃過很多次某人的臉龐,她吸一口裝自然的問許寧道:「哩,妹啊,姐問妳喲,妳當年是怎樣知道自己喜歡小悅的?明明當時妳說只是對小悅有點印象而已,誰知道妳與小悅暗渡陳倉了呢!」
女人的第六感敏銳得讓許寧挑高了眉反問:「妳怎么這么多年才突然問這個?」說來她也不確定是甚么個時候,只知道某一天,她見到歐陽悅在走廊上跟她三個好朋友以外的女生露出可愛笑容的時候,心中莫名不快,莫名吃醋,她為這種感受震驚得幾個晚上睡不了,自我調整了之后,便清楚自己那份心情,就是……
喜歡上一個人了!剛好,那個人是個小女生;剛好,那個小女生就是歐陽悅。
「沒有啦,就……就……」許晶晶汗顏起來,緊張得心跳又快速跳起來,不過她是律師的功力也不是蓋的,幾秒間她快速回說:「就之前替小悅和對方談庭外和解嘛,和小悅兩個人獨處多了,也聊了不少深入的話題,真正了解到她的為人與個性,打從心底確定她是一個夠給妳幸??鞓返娜?,無論她性別是甚么,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所以啊……就好奇妳是何時這么確認她了?!?/br>好像很有邏輯,也蒙走了許寧的第六直覺,心里甜蜜蜜的她,一五一十告知當年遇過甚么事,當時心情是怎樣的,確定是小悅的那一刻又是怎樣的。
許寧與許晶晶兩姐妹今夜聊了很久、很久,久到歐陽悅工作好了回去睡房發現許寧還沒睡,許寧開心小家伙回來了,才沖沖掛了許晶晶的電話。
電話掛掉后,許晶晶整個人更不知所措,頭顱埋入枕頭里尖叫!以許寧所說的心情與感覺看來,她真的是喜歡了尹筗初?
她終于弄清楚這些日子她飄浮不定又帶點沉悶的心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原因正是尹筗初在這陣子都對她有禮相待!可能這么說是很奇怪的,有禮相待不是很好嗎!
是的,對現在許晶晶已弄清她對她的感情來說,真的糟透了!
忽然,許晶晶閃過一幕她推薦“怦然心情”給尹筗初的畫面,那時候她的反應有點錯愕,亦好像有點避諱!她懊惱了,難道是因為尹筗初察覺到她喜歡上她的心情?如果她再主動找她會怕自己誤會?又或者她是排斥女人與女人之間的的感情的?
許晶晶在亂想一大堆事情,最后竟然得出的是……
尹筗初不會喜歡女人,更不可能會喜歡她。
她……是不是應該好好整理這份心情,把她隱藏到里面,直至它溶掉?
心坎處有點痛,有點傷。許晶晶發現……
原來真的用最真的情感的時候,比以往的那些感情更要來得複雜與難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pjzhd.live/22091.html

二分彩的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