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再深點(孽緣) 辦公室撅著調教羞辱

03 走入時空隧道 (繁)
翌日晌午,花凝人養病禪房來了幾名陌生人,一名留著兩撇小鬍身穿綾羅藍布袍的中年男子,一見花凝人突跪于床前,語帶哀戚道:「夫人,老爺……老爺已經遇害身亡,夫人請節哀?!?/br>韓總管娓娓說道,她與夫婿帶著數名小廝出門經商,事隔一日旋即遇劫,隨扈小廝僅一人脫險,其他人皆罹難。老爺為救她亦命喪黃泉,她滾落山崖僥倖生還。說畢,男人嗚咽起來,后面三名家丁也跟著頻捉衣袖拭淚,屋里一下子被哀傷氣氛圍繞。
花凝人錯愕得微啟朱唇,卻不知該如何說道?讓她錯愕的并非老爺驟逝?而是她渾然不知已為人婦,一夕之間竟成──寡婦???
「夫人大難不死,必為老爺保佑,請安心養病,老爺在地下有知方能寬心?!箍偣茑邷I道。
見幾個大男人哭得唏哩嘩啦,花凝人不信不行,她真是這家夫人。只是,這家老爺是怎樣的人?長相如何為何她毫無印象?
傷心的大男人起身,「老爺后事處理妥當,夫人可要節哀順變,家里有少爺照應,您就別操心了?!?/br>她懵懵懂懂,一概不知,沒法操心,少爺又是誰?這問題又攪疼她的腦袋。
***
世事無常如浮云幻化,就像她轉眼間過去全成一場夢,醒來的誤認、感傷的情緒,彷彿上蒼對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以為的失去都是虛無的,唯有眼前才是真實。
醒來幾天大夫來了兩趟,藥物調理,花凝人精神稍顯好轉,隨侍ㄚ鬟不時跟她說起過往,終于明白事情蹊蹺。
「翠玉,妳說現在是天順六年?」她大悟。不是乾隆四十八年?一覺醒來時空無端倒退三百年?「翠玉,妳說,我的樣子跟妳家夫人是否相同?」花凝人愕然摸著臉部輪廓,唯恐變了容顏,自己都不認得。
聽一起生活屆兩年的夫人問得語無輪次,翠玉懊惱的搔頭,滿臉困惑,「翠玉認識夫人就長這標緻樣,不信照照鏡子,看變了沒?」
翠玉不理解花凝人話意,出去繞了一圈找了面小銅鏡給她。從鏡中看見自己長相沒變,原來的擔憂去了大半。
翠玉覺得她家夫人老講些她聽不懂的話,回頭又派人去跟韓總管說明夫人情況,韓總管又差人去叫了大夫,大夫來了看了脈象,說夫人只是體虛精神差,適逢家變容易胡思亂想,吃幾貼溫補藥方、安定精神,多休息即會慢慢好轉。
只是很奇怪,少爺都不來接夫人回去?
***
花凝人氣色日漸好轉,這天她起了清早,梳洗后兩名ㄚ鬟翠玉、彩荷陪侍她至嚴華寺院子里賞梅。
遠山靄靄云霧裊繞,梵鐘不絕于耳。山嵐間嚴華寺莊嚴肅穆,院落美景如沐春風,花團錦簇,落英繽紛。
「都快三月,梅花還開著呢?!够伺e手接起如雪飄下的花瓣,不禁思念起唐府一草一木。心底記憶猶新,卻物換星移。
「夫人外頭冷,要不到大殿上香祈福?!估涞冒l顫的翠玉沒閑情逸致賞花,只想趕緊進屋。一旁的彩荷也不停搓著雙掌取暖。
春天雖至,天氣仍涼,又在山頭,更顯寒氣。
「喔,也好?!挂娝齻円卤?,花凝人不好堅持,難得踏出禪房,雖想多留,又擔心他們著涼,三人一起往佛殿而去。
清晨雞未鳴,輾轉難眠的花凝人,于禪房里即清晰聽聞大雄寶殿里傳出了誦經聲,現在這時辰踏入寶殿,僧人都已散去,殿上輕煙裊裊,參拜禮佛者三三兩兩。
翠玉點了束清香給花凝人跪拜,她口中喃喃有詞,心頭又浮現那個忘不了的影子,回不去的陰霾又開始吞噬她,絞痛的心口彷彿要扭出血水、喘不上氣的折騰她。
時空轉變,她仍為情所困。那日見著酷似爾崎的淳厚師父,他似人間蒸發,幾日再沒出現。獨剩兩名貼身ㄚ鬟相伴,凄涼如在唐家。
虔誠膜拜數回,淚水不由得流下,想著又成淚人兒。
「夫人,我扶您起來,別哭傷了身?!勾溆穹銎鹑崮c寸斷的花凝人,「我扶您回房歇著,等太陽大些暖和,翠玉再陪夫人到花園賞花、散心吧?!?/br>翠玉以為她家夫人自從老爺遇難,生了場大病,性情驟變,內斂的夫人變得感情用事,常說些反覆無常的話。像現在她似乎又想起往事,哭了起來,翠玉只能一逕安慰,卻也不見她淚水停下,這情況她做下人的看了只能跟著心酸,安慰不了,老爺驟啊再深點(孽緣) 辦公室撅著調教羞辱逝對夫人的打擊確實不小。
***
過了辰時,裊裊云霧逐漸淡開,暖陽穿透薄靄照映在芙蓉樹的枝芽上。
翠玉與彩荷伴著花凝人穿越幾道廂廊,走出慈善殿。
難得陽光普照,莊嚴的嚴華寺殿宇庭園美侖美奐、生意盎然。走到一處灌木扶疏處花凝人突然站住腳,以為走入時空隧道。
她頓時低聲喃喃,「爾崎?」立于盛開櫻花樹下的身影玉樹臨風如模鑄造,要說不是難以置信。只是,他,烏絲已落,身著僧服,靈氣仙骨,飄渺的不真實。
一旁的翠玉跟彩荷,見她家夫人又開始異常齊聲喊:「夫人、夫人!」她家夫人好似沒聽見,一昧定神凝望前方素衣僧人、不疾不徐的修剪枝葉。
「夫人,怎了?那是淳厚師父啊?!勾溆駬鷳n她家夫人又發病。
翠玉用力搖晃花凝人,花凝人卻不醒,著魔似的望著專注修剪的淳厚。
「淳厚師父──」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沙彌從樹叢突然探出身,仰望風吹動的飄落樹葉,苦惱的嘀咕,「風這么大,落葉一直飄,根本掃不完啊,師父什么時候才可以休息?」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勾竞穸⒅∩硰洸患膊恍炷钪?,持續修剪樹枝。明白他又做累了,可那是他的功課,淳厚不愿姑息。
小沙彌抓抓頭,皺著眉頭想了一下,頓悟般笑道:「這么說,我覺得它是乾凈的,就是乾凈的了,是不是師父?」瞧了瞧地面落葉、花瓣他突然高興起來,更勤快的掃起地來,反正只要掃一柱香就可以休息玩耍了,師父說的。
淳厚走過去花凝人面前,「阿彌陀佛!溫夫人找貧僧有何事?」
「沒、沒有……」花凝人囁嚅。他五官秀麗、眉宇氣質與她心里念著的人如模鑄造,跟她說不是她怎能相信?
「夫人忘了他是淳厚師父?前幾天去過禪房??!」翠玉跟過去攙扶著花凝人提醒,猜測她家夫人時好時壞的心病又發病作了,說不定又忘了淳厚師父了。
「淳厚、師父?」花凝人喃喃,深瞅著眼前黠慧雙眸仍不信,「你何時出家?為何在這?」
「這……」淳厚一時間被眼前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溫夫人問得有點納悶,但也誠心回答:「貧僧像德光這么大即皈依佛門,在嚴華寺已十五載,多年來修剪福圣殿前樹枝即是淳厚修業,枝樹如人生命去蕪存菁固能生生不息,為枝葉洗滌,也是我每天的功課,夫人忘了?」
淳厚記得這些話曾與溫夫人談過,約莫一年前。
花凝人赫然清醒?!笌煾甘ФY,一時間憶起舊人,以為師父即是,冒犯之處請見諒?!?/br>事到如今她該接受事實了,或許心里的記憶并非真實,只是夢境。
「夫人這兒風大我們還是回房歇著吧?!勾溆駥擂蔚膶Υ竞顸c了點頭,攙著花凝人回房。
「溫夫人,請慢走?!?/br>她們走遠,淳厚仍納悶。溫夫人來過數回,也曾在此小住數日理佛參拜,他們分明不是第一次見面,可是她那渾沌迷離的眸子似乎未曾相識?
…………………………………
(簡)
翌日晌午,花凝人養病禪房來了幾名陌生人,一名留著兩撇小胡身穿綾羅藍布袍的中年男子,一見花凝人突跪于床前,語帶哀戚道:「夫人,老爺……老爺已經遇害身亡,夫人請節哀?!?/br>韓總管娓娓說道,她與夫婿帶著數名小廝出門經商,事隔一日旋即遇劫,隨扈小廝僅一人脫險,其他人皆罹難。老爺為救她亦命喪黃泉,她滾落山崖僥幸生還。說畢,男人嗚咽起來,后面三名家丁也跟著頻捉衣袖拭淚,屋里一下子被哀傷氣氛圍繞。
花凝人錯愕得微啟朱唇,卻不知該如何說道?讓她錯愕的并非老爺驟逝?而是她渾然不知已為人婦,一夕之間竟成──寡婦???
「夫人大難不死,必為老爺保佑,請安心養病,老爺在地下有知方能寬心?!箍偣茑邷I道。
見幾個大男人哭得唏哩嘩啦,花凝人不信不行,她真是這家夫人。只是,這家老爺是怎樣的人?長相如何為何她毫無印象?
傷心的大男人起身,「老爺后事處理妥當,夫人可要節哀順變,家里有少爺照應,您就別操心了?!?/br>她懵懵懂懂,一概不知,沒法操心,少爺又是誰?這問題又攪疼她的腦袋。
***
世事無常如浮云幻化,就像她轉眼間過去全成一場夢,醒來的誤認、感傷的情緒,彷佛上蒼對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以為的失去都是虛無的,唯有眼前才是真實。
醒來幾天大夫來了兩趟,藥物調理,花凝人精神稍顯好轉,隨侍ㄚ鬟不時跟她說起過往,終于明白事情蹊蹺。
「翠玉,妳說現在是天順六年?」她大悟。不是乾隆四十八年?一覺醒來時空無端倒退三百年?「翠玉,妳說,我的樣子跟妳家夫人是否相同?」花凝人愕然摸著臉部輪廓,唯恐變了容顏,自己都不認得。
聽一起生活屆兩年的夫人問得語無輪次,翠玉懊惱的搔頭,滿臉困惑,「翠玉認識夫人就長這標致樣,不信照照鏡子,看變了沒?」
翠玉不理解花凝人話意,出去繞了一圈找了面小銅鏡給她。從鏡中看見自己長相沒變,原來的擔憂去了大半。
翠玉覺得她家夫人老講些她聽不懂的話,回頭又派人去跟韓總管說明夫人情況,韓總管又差人去叫了大夫,大夫來了看了脈象,說夫人只是體虛精神差,適逢家變容易胡思亂想,吃幾貼溫補藥方、安定精神,多休息即會慢慢好轉。
只是很奇怪,少爺都不來接夫人回去?
***
花凝人氣色日漸好轉,這天她起了清早,梳洗后兩名ㄚ鬟翠玉、彩荷陪侍她至嚴華寺院子里賞梅。
遠山靄靄云霧裊繞,梵鐘不絕于耳。山嵐間嚴華寺莊嚴肅穆,院落美景如沐春風,花團錦簇,落英繽紛。
「都快三月,梅花還開著呢?!够伺e手接起如雪飄下的花瓣,不禁思念起唐府一草一木。心底記憶猶新,卻物換星移。
「夫人外頭冷,要不到大殿上香祈福?!估涞冒l顫的翠玉沒閑情逸致賞花,只想趕緊進屋。一旁的彩荷也不停搓著雙掌取暖。
春天雖至,天氣仍涼,又在山頭,更顯寒氣。
「喔,也好?!挂娝齻円卤?,花凝人不好堅持,難得踏出禪房,雖想多留,又擔心他們著涼,三人一起往佛殿而去。
清晨雞未鳴,輾轉難眠的花凝人,于禪房里即清晰聽聞大雄寶殿里傳出了誦經聲,現在這時辰踏入寶殿,僧人都已散去,殿上輕煙裊裊,參拜禮佛者三三兩兩。
翠玉點了束清香給花凝人跪拜,她口中喃喃有詞,心頭又浮現那個忘不了的影子,回不去的陰霾又開始吞噬她,絞痛的心口彷佛要扭出血水、喘不上氣的折騰她。
時空轉變,她仍為情所困。那日見著酷似爾崎的淳厚師父,他似人間蒸發,幾日再沒出現。獨剩兩名貼身ㄚ鬟相伴,凄涼如在唐家。
虔誠膜拜數回,淚水不由得流下,想著又成淚人兒。
「夫人,我扶您起來,別哭傷了身?!勾溆穹銎鹑崮c寸斷的花凝人,「我扶您回房歇著,等太陽大些暖和,翠玉再陪夫人到花園賞花、散心吧?!?/br>翠玉以為她家夫人自從老爺遇難,生了場大病,性情驟變,內斂的夫人變得感情用事,常說些反復無常的話。像現在她似乎又想起往事,哭了起來,翠玉只能一徑安慰,卻也不見她淚水停下,這情況她做下人的看了只能跟著心酸,安慰不了,老爺驟逝對夫人的打擊確實不小。
***
過了辰時,裊裊云霧逐漸淡開,暖陽穿透薄靄照映在芙蓉樹的枝芽上。
翠玉與彩荷伴著花凝人穿越幾道廂廊,走出慈善殿。
難得陽光普照,莊嚴的嚴華寺殿宇庭園美侖美奐、生意盎然。走到一處灌木扶疏處花凝人突然站住腳,以為走入時空隧道。
她頓時低聲喃喃,「爾崎?」立于盛開櫻花樹下的身影玉樹臨風如模鑄造,要說不是難以置信。只是,他,烏絲已落,身著僧服,靈氣仙骨,飄渺的不真實。
一旁的翠玉跟彩荷,見她家夫人又開始異常齊聲喊:「夫人、夫人!」她家夫人好似沒聽見,一昧定神凝望前方素衣僧人、不疾不徐的修剪枝葉。
「夫人,怎了?那是淳厚師父啊?!勾溆駬鷳n她家夫人又發病。
翠玉用力搖晃花凝人,花凝人卻不醒,著魔似的望著專注修剪的淳厚。
「淳厚師父──」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沙彌從樹叢突然探出身,仰望風吹動的飄落樹葉,苦惱的嘀咕,「風這么大,落葉一直飄,根本掃不完啊,師父什么時候才可以休息?」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勾竞穸⒅∩硰洸患膊恍炷钪?,持續修剪樹枝。明白他又做累了,可那是他的功課,淳厚不愿姑息。
小沙彌抓抓頭,皺著眉頭想了一下,頓悟般笑道:「這么說,我覺得它是干凈的,就是干凈的了,是不是師父?」瞧了瞧地面落葉、花瓣他突然高興起來,更勤快的掃起地來,反正只要掃一柱香就可以休息玩耍了,師父說的。
淳厚走過去花凝人面前,「阿彌陀佛!溫夫人找貧僧有何事?」
「沒、沒有……」花凝人囁嚅。他五官秀麗、眉宇氣質與她心里念著的人如模鑄造,跟她說不是她怎能相信?
「夫人忘了他是淳厚師父?前幾天去過禪房??!」翠玉跟過去攙扶著花凝人提醒,猜測她家夫人時好時壞的心病又發病作了,說不定又忘了淳厚師父了。
「淳厚、師父?」花凝人喃喃,深瞅著眼前黠慧雙眸仍不信,「你何時出家?為何在這?」
「這……」淳厚一時間被眼前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溫夫人問得有點納悶,但也誠心回答:「貧僧像德光這么大即皈依佛門,在嚴華寺已十五載,多年來修剪福圣殿前樹枝即是淳厚修業,枝樹如人生命去蕪存菁固能生生不息,為枝葉洗滌,也是我每天的功課,夫人忘了?」
淳厚記得這些話曾與溫夫人談過,約莫一年前。
花凝人赫然清醒?!笌煾甘ФY,一時間憶起舊人,以為師父即是,冒犯之處請見諒?!?/br>事到如今她該接受事實了,或許心里的記憶并非真實,只是夢境。
「夫人這兒風大我們還是回房歇著吧?!勾溆駥擂蔚膶Υ竞顸c了點頭,攙著花凝人回房。
「溫夫人,請慢走?!?/br>她們走遠,淳厚仍納悶。溫夫人來過數回,也曾在此小住數日理佛參拜,他們分明不是第一次見面,可是她那渾沌迷離的眸子似乎未曾相識?

04 不敢再出顛語 (繁)
稍晚過堂后,淳厚順著廂廊欲往禪堂打坐,看見翠玉拿著一包藥似去齋房煎煮,淳厚叫住她,「翠玉姑娘,請留步!」
翠玉停住腳,轉頭看,「淳厚師父?!?/br>「姑娘又去煎藥?夫人氣色看來已經好多了?!勾竞窨匆谎鄞溆裉岬乃幇?,必為她家夫人所煎。
翠玉嘆氣?!肝壹曳蛉诉@回病得重,淳厚師父不也瞧見,往常精神奕奕,自從老爺去了就變那樣,時好時壞,老說些他人聽不懂的話,您說她不是病了,是怎么了?」
淳厚想也是?!溉绱?,翠玉姑娘只能多關照,夫人新寡短時間內必存喪夫之痛,心緒難免不穩,多帶夫人出來寺院走動,賞鳥看花,夫人心情自然會好些?!?/br>「多謝淳厚師父關心?!勾溆衲樕廊怀劣??!肝疫€有事擔心著呢?!?/br>「什么事?」淳厚關切。
「我家少爺至今不來嚴華寺接夫人,不知何時才讓夫人回去?」
「家里發生何事?難道溫少爺……」淳厚納悶。
翠玉一聲嘆息?!肝規状斡毴藥г捇厝?,少爺只多派了彩荷來服侍夫人,并沒說何時接夫人回府,我擔心老爺死了,少爺翻臉不認人了?!?/br>「溫老爺再世為人敦厚樂善好施,嚴華寺之修繕溫老爺不遺余力,淳厚有過一面之雅的溫少爺雖無深刻印象,但應不至于在溫老爺過世后將其庶母驅離家門,是否有何誤會?」
「這誤會不知從何說起,由來并非夫人所愿,皆奸商管鐫一廂情愿,才讓我家夫人落此田地?!勾溆癞斎磺宄?,想起管鐫囂張行徑,義憤填膺。
「貧僧不解?!勾竞駬u頭。
翠玉遲疑?!高@事不知從何說起,說來話長,不如我先去煎藥去,回頭再跟師父聊吧?!辜页蟛煌鈸P,她還是別亂說話的好。
「也好,姑娘慢走!」淳厚雖關心,他人家務不便追問,只是,花凝人那樣他不由得憂心。
***
嚴華寺臥禢堅硬,花凝人總睡不安穩,連夜輾轉悱惻,睡著噩夢即來,更無睡意。天未亮,聽聞雞鳴,她拿了披肩坐起。
一旁小床上的翠玉跟彩荷睡得很沉,沒感覺她一夜難眠噩夢連連。禪房里燃著甜甜的桂花油,滿室生香。翠玉告訴她,桂花油是老爺生前從蘇州帶回來送給夫人,夫人酷愛,精神不好或傷風總愛點上一巡幫助睡眠,還託老爺下趟去蘇州再幫她帶些回來。
可是,她并不愛那經過提煉的花油,總覺那味道與真正桂花香氣比起略遜一籌,少了自然,彷彿花死了魂魄不在變了味,就像她有心無魂,總感失落不踏實一樣。
驀然響起一聲高亢雞啼,她吃了一驚,幸好彩荷只被驚擾的翻了個身;翠玉白天可能累壞了,仍睡得相當安穩?;硕嗝雌谂我材苓@么睡著,可能之前睡太多了,最近才失眠吧?
為了不吵到翠玉與彩荷,她腳步輕盈的開門出去。廂廊上的小燭檯已點燃,隱隱約約聽見正殿傳來的誦咒聲,師父們已在早課。走出穿堂,她往闃黑庭園漫步而去。
嚴華寺相當寬敞,她住的禪房旁即是慈善殿,慈善殿前方即是昨日遇見淳厚師父的地方,記得他說是福圣殿。
穿過月光稀微的福圣殿門庭,她竟于迷宮似的廂廊失了方向,不知不覺循著燈影走到陌生的院落。這個院落四周皆為半個人高的灌木,月光映照不顯陰暗。不遠處仍有一殿,她漫步過去,祀奉神農大帝的殿里燈影明亮,燃著香燭。她在殿前合掌膜拜,隨之磕了三個頭,求病痛早日離身??耐觐^,走出大院見兩名僧人提著大包東西從旁而過,他們一早不知忙些什么,沒事的花凝人好奇的跟過去。
跟著走進雜亂而被蒸氣氤氳的溫暖齋堂,里面吆喝聲四起,與外面幾個殿前的冷清截然不同。
「給我拿個盤子過來?!挂粋€挽著袖子的和尚大聲吆喝,好像不扯開嗓門沒人聽見,里面又吵又亂人手又雜。
大伙都忙著,擔心這里閑雜人不能來,卻貿然闖來,她轉身打算走了。
有位師父突然見她立在門外,招呼道:「這不是溫夫人?怎這么早起,剛五更呢?!?/br>「睡不著?!贡话l覺了花凝人略顯彆扭。原來齋堂和尚也認得她?
「我們正準備早齋的餃子,桿麵的桿麵,做豆皮的做豆皮……??!」素清師父笑了笑,猜想她來齋堂的原因?!笢胤蛉酥?,天氣雖冷,后方的菜圃已經長出些青菜,剛才師弟們去栽了些,夫人要餓了,我差人先幫夫人炒些青菜,待會餃子也能下鍋了?!?/br>素凈邊走邊說,馬上叫了和尚灑了把青菜下鍋,花凝人想制止說不打緊也來不及了。嚴華寺的師父們彷彿對花凝人相當熟悉,眾人接待她不馬虎,挺喜歡她的,溫馨氣氛下花凝人更不敢再出癲語,認為自己不是花凝人了。
…………………
(簡)
稍晚過堂后,淳厚順著廂廊欲往禪堂打坐,看見翠玉拿著一包藥似去齋房煎煮,淳厚叫住她,「翠玉姑娘,請留步!」
翠玉停住腳,轉頭看,「淳厚師父?!?/br>「姑娘又去煎藥?夫人氣色看來已經好多了?!勾竞窨匆谎鄞溆裉岬乃幇?,必為她家夫人所煎。
翠玉嘆氣?!肝壹曳蛉诉@回病得重,淳厚師父不也瞧見,往常精神奕奕,自從老爺去了就變那樣,時好時壞,老說些他人聽不懂的話,您說她不是病了,是怎么了?」
淳厚想也是?!溉绱?,翠玉姑娘只能多關照,夫人新寡短時間內必存喪夫之痛,心緒難免不穩,多帶夫人出來寺院走動,賞鳥看花,夫人心情自然會好些?!?/br>「多謝淳厚師父關心?!勾溆衲樕廊怀劣??!肝疫€有事擔心著呢?!?/br>「什么事?」淳厚關切。
「我家少爺至今不來嚴華寺接夫人,不知何時才讓夫人回去?」
「家里發生何事?難道溫少爺……」淳厚納悶。
翠玉一聲嘆息?!肝規状瓮腥藥г捇厝?,少爺只多派了彩荷來服侍夫人,并沒說何時接夫人回府,我擔心老爺死了,少爺翻臉不認人了?!?/br>「溫老爺再世為人敦厚樂善好施,嚴華寺之修繕溫老爺不遺余力,淳厚有過一面之雅的溫少爺雖無深刻印象,但應不至于在溫老爺過世后將其庶母驅離家門,是否有何誤會?」
「這誤會不知從何說起,由來并非夫人所愿,皆奸商管鐫一廂情愿,才讓我家夫人落此田地?!勾溆癞斎磺宄?,想起管鐫囂張行徑,義憤填膺。
「貧僧不解?!勾竞駬u頭。
翠玉遲疑?!高@事不知從何說起,說來話長,不如我先去煎藥去,回頭再跟師父聊吧?!辜页蟛煌鈸P,她還是別亂說話的好。
「也好,姑娘慢走!」淳厚雖關心,他人家務不便追問,只是,花凝人那樣他不由得憂心。
***
嚴華寺臥禢堅硬,花凝人總睡不安穩,連夜輾轉悱惻,睡著噩夢即來,更無睡意。天未亮,聽聞雞鳴,她拿了披肩坐起。
一旁小床上的翠玉跟彩荷睡得很沉,沒感覺她一夜難眠噩夢連連。禪房里燃著甜甜的桂花油,滿室生香。翠玉告訴她,桂花油是老爺生前從蘇州帶回來送給夫人,夫人酷愛,精神不好或傷風總愛點上一巡幫助睡眠,還托老爺下趟去蘇州再幫她帶些回來。
可是,她并不愛那經過提煉的花油,總覺那味道與真正桂花香氣比起略遜一籌,少了自然,彷佛花死了魂魄不在變了味,就像她有心無魂,總感失落不踏實一樣。
驀然響起一聲高亢雞啼,她吃了一驚,幸好彩荷只被驚擾的翻了個身;翠玉白天可能累壞了,仍睡得相當安穩?;硕嗝雌谂我材苓@么睡著,可能之前睡太多了,最近才失眠吧?
為了不吵到翠玉與彩荷,她腳步輕盈的開門出去。廂廊上的小燭臺已點燃,隱隱約約聽見正殿傳來的誦咒聲,師父們已在早課。走出穿堂,她往闃黑庭園漫步而去。
嚴華寺相當寬敞,她住的禪房旁即是慈善殿,慈善殿前方即是昨日遇見淳厚師父的地方,記得他說是福圣殿。
穿過月光稀微的福圣殿門庭,她竟于迷宮似的廂廊失了方向,不知不覺循著燈影走到陌生的院落。這個院落四周皆為半個人高的灌木,月光映照不顯陰暗。不遠處仍有一殿,她漫步過去,祀奉神農大帝的殿里燈影明亮,燃著香燭。她在殿前合掌膜拜,隨之磕了三個頭,求病痛早日離身??耐觐^,走出大院見兩名僧人提著大包東西從旁而過,他們一早不知忙些什么,沒事的花凝人好奇的跟過去。
跟著走進雜亂而被蒸氣氤氳的溫暖齋堂,里面吆喝聲四起,與外面幾個殿前的冷清截然不同。
「給我拿個盤子過來?!挂粋€挽著袖子的和尚大聲吆喝,好像不扯開嗓門沒人聽見,里面又吵又亂人手又雜。
大伙都忙著,擔心這里閑雜人不能來,卻貿然闖來,她轉身打算走了。
有位師父突然見她立在門外,招呼道:「這不是溫夫人?怎這么早起,剛五更呢?!?/br>「睡不著?!贡话l覺了花凝人略顯別扭。原來齋堂和尚也認得她?
「我們正準備早齋的餃子,桿面的桿面,做豆皮的做豆皮……??!」素清師父笑了笑,猜想她來齋堂的原因?!笢胤蛉酥?,天氣雖冷,后方的菜圃已經長出些青菜,剛才師弟們去栽了些,夫人要餓了,我差人先幫夫人炒些青菜,待會餃子也能下鍋了?!?/br>素凈邊走邊說,馬上叫了和尚灑了把青菜下鍋,花凝人想制止說不打緊也來不及了。嚴華寺的師父們彷佛對花凝人相當熟悉,眾人接待她不馬虎,挺喜歡她的,溫馨氣氛下花凝人更不敢再出癲語,認為自己不是花凝人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pjzhd.live/1283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二分彩的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