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潤二 魚 漫畫全集_正直的萌烏龜迷欲之城txt

第七章:白雪公主?!?3】 我咬著筆靜靜聽著茱麗葉的分析,最后在空白角色的位子畫上一個大問號,在茱麗葉面前將紙張撕成小碎片往后一灑,無力的趴在桌子上。那名中午掃地板的值日生,看著我身后的紙屑只能無奈的搔搔頭,欲哭無淚的表情逗人發笑。
「干麻???妳和白雪到底是什么關係?我沒看過面貌如此相似的同學,除了頭髮和一些地方不同,你們兩個真的很像雙胞胎?!管稃惾~把玩著我的長髮,完全無視了我臉上像死人一樣的表情,邊喝著小白送給她的咖啡,邊露出幸福的閃光笑容。
「我不知道,我看到她也嚇到了,死人怎么可能復活?還好我今天身上有帶鹽,要是她想靠近我啊,我就從書包中抓出一大把鹽,潑到她身上!妳覺得如何?」在茱麗葉面前晃晃那袋數量多到壯觀的鹽,眨了眨眼、露出一抹天真的笑容。
「看來病的不清,紅色藥包早上吃、藍色藥包晚上吃,白色藥包早晚各吃一次。這樣有問題嗎?親愛的小莫堤?!管稃惾~迅速地瞥了我一眼,強忍笑意轉過頭,嘴角微微上揚,發出類似打嗝的憋笑聲。
「別鬧了,妳不覺得很奇怪嗎?羅密歐看到白雪公主卻沒有懷疑她?」
「被愛情沖昏頭的男人,我們就別理了吧?!?/br> 茱麗葉的話語猶如當頭棒喝,讓我從混亂中清醒過來??ㄔ诤韲档脑捳Z最后被我吞下肚,這時候的我才發現自己像是壞掉的玩具,被他遺棄。我輕輕的嗯了聲,一顆心被拉進無盡的深淵中,皺起柳眉、玩著自己的手指。
「妳這什么表情呀,很難過嗎?我一直以為妳是喜歡……」
茱麗葉的話還沒說完,教室門便碰的一聲被踹開,我和她互相看了一眼,將目光轉到門口。是羅密歐與王子兩人肩搭著肩,正靠來靠去的互嗆。原本趴在桌上睡覺的小白被這突如其來的踹門給嚇醒,揉揉雙眼后又趴下去繼續做他的美夢。
茱麗葉捲起袖子,呵呵邪笑兩聲,站起身繞到小白身后,用力捏了把他的耳朵。從睡夢中驚醒的小白痛的哇哇大叫,瞪向那名捏耳兇手。在他轉過頭、看見捏耳朵的人是茱麗葉后,瞬間從兇猛的老虎瞬間變成乖巧溫馴的小貓咪。
「茱麗葉果然是惡魔,原來小白是M?!箍粗矍斑@奇怪的景象,我在心中默默下了個定論。茱麗葉真是聰明又能干,是個喜歡惡整男友的變態女人,同時也是超挺朋友的好友。
成為她的好朋友唯一的缺點是,永遠也不會知道她下一步到底想要干麻。

×
在空無一人的教室中,我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眼前的紙條攤開在桌面上。凌亂潦草的筆跡使我無法猜測是誰所寫的,那是在上完體育課回來所發現的紙條,摺成三角形的紙條就這樣塞在我的鉛筆盒內,也沒有屬名是誰,僅留下一句話在里面。
「下午五點,志強樓的樓梯口見?!?/br> 望向手錶上的時間,四點五十分整。夕陽的光芒透過玻璃窗灑進教室中,這時候的教室就像烤爐一樣悶熱,雖然外頭天色尚未變暗,但從走廊尾端所吹來的陣陣冷風,卻足以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
在這空蕩蕩的校園中,少了學生們的歡笑聲,留下的是如同廢墟般的冷清感。我從座位上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服裝儀容后望向窗外。幾只小鳥飛過被染成橙橘色的天空,各種顏色的云朵在天空上緩緩移動。
茱麗葉早就被我趕回家了,假借晚自習之名,真實行見面之意。在離開之前她僅拍拍我的肩,淡淡的告訴我要保護自己。雖然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但我知道她這么說八成是在擔心我的安危吧。
加快腳步,往自強樓的方向跑去。陣陣冷風吹過,我四處張望卻不見有人在走廊上,但仍聽到細微的腳步聲出現在附近。
「搞屁……」
低聲碎唸,以小跑步來到志強樓門口??粗锥说臉翘菘?,我有些猶豫的呆站在原地,有點害怕那張紙條上所說的是陷阱。搖搖頭,將這些荒唐的想法通通甩出腦子外,深深吸了口氣后,往最底端走去。
才剛踏上階梯,便聽到上頭一男一女的對話聲。
「林依晨,妳把我找來這邊是故意拖我練團的時間嗎?老子很忙,沒空陪妳玩辦家家酒?!?/br> 「沒有啦!你為什么口氣那么差呢?記得你以前才不是這樣對我的呢。我活下來了,你不開心嗎?還是說你還在和他吃醋呢……」
林依晨的聲音很輕、很柔,像是要將他融化似的。站在下方聽著他們對話的我,擔心的抓緊背包,視線默默往上頭飄去。
「靠,妳這女人真的很煩欸!我已經親眼看到小晨被蓋上白布了,妳在這邊唬爛我是什么意思的?別以為整成白雪公主的樣子就可伊藤潤二 魚 漫畫全集_正直的萌烏龜迷欲之城txt以靠近我?!?/br> 「如果我說我根本沒有死呢?在你們離開之后,我又活過來了呢?你不相信這種事情嗎?我就是、林依晨?!?/br> 男子的一字一句都在提醒我,白雪公主早就已經死了。而林依晨則是搬出各種不同的理由來說服他,雖然林依晨說的有些荒謬,但這的確是可能發生的事情,但這真的會那么巧、發生在白雪公主身上?
我一直覺得那名男子的聲音很熟悉,卻想不起來到底是誰。
「屁話一大堆,妳到底要說什么!」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就像被投了顆原子彈一樣,我的世界在一瞬間瓦解。差點暈倒往下摔的我抓住旁邊的扶手,腦海中瞬間閃過的模糊的影像,讓我的頭疼痛至極。雙手按著太陽穴,閉上雙眼想讓自己冷靜點。
那瞬間消逝的影像,與現在的狀況似乎有些相似。站在榕樹下的兩人,穿著國中的制服,帶著羞澀的表情……
「我、我才不要,拖我這么多時間,麻煩死了?!?/br> 「你猶豫了對不對?沒關係,我知道你掛念的是誰,她好像全部都忘記了呢,包括那、件、事、情?!?/br> 聽見樓上的腳步聲,我反應快速的往外頭跑。那張字跡潦草的紙條就是林依晨所寫的,難道她叫我來只是為了聽她愛的大告白嗎?又或者說她想證明她是真正的林依晨?不對,不管怎么想都覺得很奇怪……
林依晨不是喜歡羅密歐嗎!那現在她怎么會在樓梯口這邊向別人告白!
今天她不是還在班上公開放閃嗎!這件事情怎么在一瞬間就完全變了調?
我完全搞不清楚林依晨到底想搞什么鬼,她到底是喜歡羅密歐,還是喜歡她現在告白的這名男子?不管是誰,看到這么漂亮的女生和他告白,一定會先答應再說吧?為什么那名男子最后還是拒絕了!
搞不清楚、搞不清楚啊,現在到底怎么了?為什么我平靜的生活又多了一個白雪公主出來搗亂!
白雪公主口中的她是誰?那件事情是指什么事情?怎么感覺我好像在過偵探般的生活,好多好多謎題等著我去解答。偏偏我的腦袋超容易打結,連簡簡單單的謎題我都無法解開,何況是這種莫名奇妙的愛情問題?
站在門口外喘著氣,心里不停咒罵白雪公主,把我拐來這邊害我的思緒一團混亂。不耐煩的抓了抓頭髮,正打算以最快的速度晃回家時,身后突然響起一道溫柔嗓音。
「小堤?」
我站在原地,不敢回頭去看那個人……


第七章:白雪公主?!?4】 我在心中叫自己冷靜點,偷偷地吸一口氣,接著緩緩吐出,往前踏出一步,臉上帶著僵硬的笑容,默默轉過身。在四目交接的瞬間,就像是萬物皆都靜止了一樣,僅剩陣陣微風吹過我們兩人之間,落葉與地面的摩擦聲、和我們兩人的呼吸聲。
「哈、哈啰!你怎么會在這里呀,真巧欸,哈哈哈──」望向右方的楓葉林,我尷尬的笑了笑,將手放在頭上抓抓長髮,腦子里正盤算該怎么溜走??床灰姷锥说臈魅~林,飄下數片橘紅色的楓葉,小道上瞬間被落下的楓葉給掩埋。
他緊閉雙唇、蹙著眉,淡淡的瞥了我一眼。我站原地,冷汗直流,深怕下一秒他突然問我奇怪的問題,一副準備開罵的樣子,讓我害怕的輕輕移開眼神,只能像個做錯事情的壞小孩,緩緩垂下眼簾。
「這么晚了,聽說學校有鬼喔,不怕?」他翻了個白眼,伸手就想抓住我,我輕輕扭動身子,低著頭閃避。冷淡的語氣足以讓氣溫降至零點,我咬住下唇,用力的搖搖頭,往右后方退一步,想裝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一樣逃跑。
「騙人!我才、我才不相信呢!」紅著臉捂住雙耳,連說話也開始吃螺絲,我緊張的往后退一步。用眼角余光偷偷瞄向楓樹林,嚥下口水,耳邊傳來他的輕笑聲。
在遠處,我看見穿著制服的白雪公主將食指抵輕在唇上,瞇起美眸緊緊盯著我,被她這么一看,全身的雞皮疙瘩都掉了滿地。雖然不清楚她的意思,但看她的手勢,她似乎在叫我保密,嘴角微微上揚,那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就像是在威脅我。
她到底想干什么?
「要我送妳回家嗎?最近小心一點吧,妳應該要和茱麗葉一起回家才對,這樣比較保險?!?/br> 「啊,不用!謝謝你啰。我不想當茱麗葉他們的電燈泡,算了吧,哈哈哈!誰會看上我這種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沒臉蛋的女生???」自嘲地笑了笑,我默默的瞅著他,轉身想直接落跑。
在微風與樹葉的颯颯聲之間,踏著平穩腳步,準備回家和貓咪玩樂的我,聽見那道很輕、很柔的聲音,輕聲說了一句話──
「誰說不可能看上,在我眼里、妳是最漂亮的……」
×
難以平復的激動心情,我抱著懷中的貓咪在房間的地板上滾來滾去,多想對著天空吶喊「這世界怎么了!」,貓咪激動的掙扎,用小肉球碰觸我的臉頰,伸出貓掌想在我白皙的臉龐上留下屬于牠的掌印。
「笨貓!都要考學測了,我還在這邊混!哦、天??!」將小貓咪放在床上,望向書桌上那堆疊成小山的參考書,不耐煩的抓抓長髮,真想用打火機一把火將它們全燒了,這樣一來不用讀也不用擔心,豈不是一舉兩得?
桌上那本「是誰偷吃了我的餅乾」才完成一半而已,看著話劇表演的日期一步步逼近,我卻連劇本都還沒寫完,班上有意愿參加話劇演出的人比我想像的人數多出一倍,為了讓大家三個愿望一次滿足,我只好生出更多的角色,將那些人通通塞進角色職位中。
白雪公主呢?她真的是很麻煩的人物。
將茱麗葉的話謹記在心,始終空缺的配角位子,上頭涂滿了修正液。莫名奇妙的芭樂劇情中,加入掃地的小妹真的好嗎?給白雪公主掃地小妹的角色,她真的能夠勝任嗎?一臉就是嬌嬌公主的樣子,真怕她會將劇本丟到我臉上。
「嗯……因為餅乾被偷吃了,所以掃把小妹就愛上……欸?」寫到一半,突然想起我將掃把小妹所愛的人設定成是羅密歐演的那名男主角,停下動筆的手,拿起橡皮擦想將角色設定全部改掉。
但是,這樣似乎就像羅密歐所希望的,與白雪公主來場轟轟烈烈的熱戀,即使是演戲他也好??丛谕馊搜劾?,他們兩人就像交往許久的男女朋友一樣親密,而我卻只能站在原地,讓我的墨鏡一副副被閃破。
這根本就不該存在于世界上的人,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我們的身邊?想到這點,我拿起手機,翻著相簿內的照片,尋找一絲絲線索。雖然那兩人對我來說很陌生,但看到他們的長相,自然而然就會想到羅密歐身邊的白雪公主。
「該不會這兩個人就是白雪公主姐妹花?」我瞬間恍然大悟,原來白雪公主有妹妹!連羅密歐、王子都不知道的事情,居然被我發現了。
再仔細的觀察他們兩人五官的差異,雖然他們兩人是百分之百的相似,但眼神卻完全不相同,嘴角微微上揚的她,給人的感覺是那種很需要被保護的類型,而勾著另外一名白雪公主的她,美眸瞇成月彎狀,對著鏡頭比出YA的手勢。
死去的白雪公主到底是比著YA的手勢,還是淡淡勾起微笑的她?我已經快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么回事,僅知道現在在身邊的白雪公主一定是活人,而且是姐妹其中一方扮成對方的樣子回來。
目的、又是什么?
搖搖頭,叫自己別再去想那些事情,提起筆將尚未完成的劇本接下去。如果是他想要這么做,那我就成全他吧,反正我只是個小小編劇,手中只握著操縱戲劇人物的死活權力罷了。
僅此。
×
帶著完成的劇本,滿臉笑容的走進教室。今天的心情特別的好,只因為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以非常不可思議的速度寫完稿子,最后以莫名奇妙的方式收尾。完成一篇劇本的成就感遠遠超乎我的想像,除了愉悅還是愉悅。
「茱麗葉!妳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嗎!我完成劇本了耶,哈哈哈哈,超爽的?!馆p撥長髮,毫無氣質的在茱麗葉面前大笑。只見她放下手中的早餐,站起身來對我翻了個白眼,從我手中搶走粉色的劇本。
「靠,什么鬼名字啊,給妳當編劇真的是人生中最錯誤的一件事情?!管稃惾~一手撐著額頭,另一手翻著筆記本。隨著翻的頁面越多,她的嘴角漸漸上揚,最后笑著將筆記本還給我,還不忘丟給我一個稱讚的眼神。
「我就說了,莫堤根本天才!」我驕傲的挺起胸膛,迫不及待地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神作品。
白雪公主與羅密歐站在講臺上聊著天,她偷偷的看了我幾眼后,又露出笑容招手示意羅密歐低下頭,接著在他耳畔邊說了些話,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朝著我這邊不停眨眼。
一股涼意從腳底竄上,緊張的嚥下口水,緩緩轉頭看向茱麗葉。不知道為何,我突然有點害怕那名白雪公主,總覺得她是那種表面上和妳笑嘻嘻、打來打去的好朋友,但私底下卻是桶妳最深的那個人。
茱麗葉聳肩,瞅著羅密歐他們的方向,接著深深嘆了口氣,美麗的臉龐因憂愁而皺在一團,她拍拍我的肩膀,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可憐啊,妳不喜歡喜歡妳的人,反而去喜歡不該喜歡的人,現在是在演哪齣芭樂劇情啦?快點給我拿爆米花來!」茱麗葉雙手環胸,惡狠狠的瞪了羅密歐一眼,我尚未搞清楚她方才到底說了什么,她便繼續接下去說道:
「我真的覺得那女人很恐怖,妳有看過倚天屠龍記嗎?里面有一幕啊,就是無忌他媽媽在死前跟他說:『越美麗的女人越是奸詐』?!?/br>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pjzhd.live/1169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二分彩的技巧规律